iDatastar|无人驾驶卡车, 离“干线梦”还有多远?

【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与超过5000名行业翘楚共同发掘各行业深度内容】

自动驾驶卡车火了。

2022年下半年,马斯克等汽车大佬的自动驾驶汽车愿景仍未完全实现,Robotruck(自动驾驶卡车)的消息却源源不断。

7月28日,国内自动驾驶独角兽小马智行宣布同三一集团旗下三一重卡合资成立公司,专注开展L4自动驾驶重卡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并预计在年内小规模交付。

恰在一个月前,国内首批L4“主驾无人”重卡自动驾驶公开路测牌照由浙江省颁发,共计两张,自动驾驶卡车巨头嬴彻科技和阿里巴巴达摩院在6月下旬拿到牌照。

大厂入局,Robotruck会是自动驾驶领域蓝海的切入口吗?

货运重卡或成L4“第一战场”

获得国内首张重卡自动驾驶公开路测牌照的嬴彻科技成立于2018年9月,成立之初便专注干线物流场景的自动驾驶。

企查查显示,目前这家企业已完成4轮融资,融资金额共计6.78亿美元,其中B轮由京东物流、美团、太盟投资领投,B+轮则由红杉、君联资本领投,数轮投资机构中不乏蔚来、宁德时代、德邦等产业上下游相关公司的身影。

图源:企查查

其中B+轮融资时间在今年2月底,彼时,嬴彻科技在2021年年底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卡车量产的消息被一并放出。不言而喻的事实是,行业内公司将在竞争L4自动驾驶卡车量产上燃起战火。

2014年,国际汽车工程师学会(SAE)为自动驾驶定义六个自主级别:“L0~L5”,其中“L0”即不包含任何智能辅助的传统驾驶,而“L1~L3”则表示辅助驾驶功能的逐渐提升,直到“L4”“L5”才能够真正代表“无人驾驶”,区别在于是否提供“方向盘”等人工干涉手段。

近些年来,由于车主开启自动驾驶模式而引发的车祸事件并不鲜见。尽管特斯拉等新能源车企大力推广,但市面上的所有车型大部分仍处于L3以下阶段。今年8月1日,《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出台,给出的定义是“完全自动驾驶”(即L5)才可在“无驾驶员”的情况下上路。

同样都是“主驾无人”的道路公测,货运重卡要求的自主级别要比普通汽车低一个等级——中间横亘着漫长时间、大量金钱上的一道技术沟壑。

这不难理解,相比复杂的城市行驶环境,货运卡车大多行驶在高速公路、港口等封闭性强的干线之上,来往车流更容易判别,量产商用难度更低。

比起面向C端的商用自动驾驶市场,专注B端的货运物流愈发受到玩家青睐,而干线物流市场也在敞开。

万亿市场等待无人驾驶

后疫情时代,物流是一条生命线,而在传统物流中最大的变数在于“人”。

由于今年上半年各地疫情暴发,长三角等货运干线中枢承压,全国高速一度拥堵,无数货运司机被困在高速公路上。疫情影响波及供需端,各地车队、司机、供应商都遇到难题,运费翻倍、司机被困都是常见的问题。

一名货运物流企业老板曾告诉《IT时报》记者,人力成本是大多数货运公司的最大支出,而在疫情下,却不得不运完一批货就“换一批司机”,自家公司和供应商企业的合同早已签好,却找不来司机运货,“40台车停着,每台一个月亏五六千元”

实际上,即使除去疫情,在日常场景中,卡车运输的传统问题仍出在人力上。超负荷驾驶、夜间运输、年龄过大都可能使得货运司机产生疲劳驾驶,从而引发事故。

在就业市场,货车司机的工作算不上“香饽饽”。

据人社部发布的《2020年“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2020年1728万货车司机完成全社会74%的货运量,是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支撑,但缺口已达1000万人

而《中国道路运输发展报告》则指出,2016年到2020年,货运司机数量持续下降,同2016年相比,2020年底下降比例达20%——货运司机行业缺乏新鲜血液涌入,对于年轻人,这份工作意味着高工作强度、驾驶证门槛以及风险性。

图源:《中国道路运输发展报告》

然而,无可争议的是,货运干线物流仍是一片万亿级别的市场,恰好适合无人驾驶技术推广商用。

自动驾驶卡车企业智加科技中国总经理容力公开表示:“Robotruck赛道非常宽广,它将来可能带来的降本增效价值是万亿级的,绝不是一家自动驾驶公司能做到的。”

根据《自动驾驶应用场景与商业化路径(2020)》,自动驾驶卡车可解决传统人力、燃油等难题,使得货运成本下降45%,同时降低事故率和缓解劳动力短缺,目前,国内干线物流市场规模近5万亿

华泰证券则指出,Robotruck市场规模将逐年上升,2023~2025近三年间规模分别达到2932亿元、4530亿元和6221亿元,并在2027年后突破万亿。

Robotruck赛道成为创业“风口”

风口渐起,“人心”浮动。

据媒体报道,8月2日,自动驾驶明星公司小马智行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擎天智卡及其主要负责人潘震皓、孙又晗告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为由索赔6000万元。

作为国内估值最高的自动驾驶独角兽企业,小马智行在业内有着“自动驾驶黄埔军校”之称,不少员工辞职后皆进入自动驾驶赛道创业。而擎天智卡的两位创始人潘震皓、孙又晗,即为小马智行卡车业务前任CTO及小马智卡美国团队前任规划控制负责人。

成立于去年11月的擎天智卡是一家Robotruck赛道创业公司,企查查显示,当前该公司已获得五源资本约千万美元天使轮投资。

图源:企查查

面对逐渐成为创业热门趋势的Robotruck赛道,近两年,创业公司正如“雨后春笋”。

《IT时报》记者发现,当前赛道专攻Robotruck的玩家智加科技、嬴彻科技、图森未来、千挂科技、行猩科技主线科技等公司大多成立于近5年,其中千挂科技、行猩科技更是与擎天智卡“师出同门”,由来自小马智行的高管在2021年创立,而智加科技、嬴彻科技等2018年以前成立的企业大多已成为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

中信证券指出,2025年前后或将成为Robotruck企业“L4”技术的突破期,彼时行业将迎来爆发期,而企业能否早日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并打造牢固的闭环生态,将成为制胜关键点。

技术及生态自然并非一日之功——Robotruck企业的暗中布局之战,如今偶然被风掀起一角。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崔鹏志,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