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星球|林志颖的事故,特斯拉的故事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行业数据和报告共享平台】

又一起和特斯拉有关的事故,引发关注。这次受伤的,居然是演员、赛车手林志颖。

根据台媒报道,车祸发生在上午10点50分,当时林志颖架势ModelX带着儿子一起外出,但不料突然撞上机车分离岛,车辆严重受损并瞬间起火燃烧。报道还提到,被拖出时,林志颖满脸是血,一度无法说话,并且伴有手臂脱臼。

所幸孩子只是受到惊吓。目前事故原因有待查明。 稍好的消息是,林志颖的家人称林志颖目前人在林口长庚医院,应该没大碍。

最近特斯拉的新闻,真是一条接一条。

先是马斯说自造话题——看衰经济,下手裁员。随后又是特斯拉人工智能负责人、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的设计师安德烈·卡帕斯(Andrej Karpathy)离职,马斯克在最新的财报电话会议中,“这让特斯拉的研发工作遭遇了挫折”。

一个多月,这套新闻“组合拳”,让不少人开始对特斯拉犯嘀咕。

不过,当我们看到本文要解读的主体——特斯拉第二季度财务报表时,又会感到特斯拉没那么遭,马斯克之前的悲观,好像又是学霸说“自己没考好”。

一边是好看的财报,一边是悲观的预期,特斯拉该怎么看?马斯克到底在担心什么?

停产卡脖子,成本上升

翻开特斯拉的二季报成绩单,乍一看,我们会发现数据并不好看——第二季度归母净利润为23亿美元,同比增长97%,但一季度的数据为 33 亿美元;营业收入,第二季度为169 亿美元,同比增长41.6%,而第一季度为188 亿美元。

不过,这下滑极好解释,4月,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停摆了足足19天,产能卡脖子卡得直咳嗽。但即便如此,这23亿美元净利润,和169亿美元的营收数据,还是分别超过了华尔街普遍预期的19亿美元和165亿美元。比大家预估的强。

销量方面,今年第2季度,特斯拉总共交付了25.47万辆汽车,同比增长27%,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中谈到,这得益于特斯拉在 6 月份创下月度生产记录。

由于收入=量*价,41.6%的营业收入增长,超过27%销售量增长,我们可以得出,驱动特斯拉第二季度收入增长的因子,主要是平均单价(ASP)的增长。

平均单价上涨主要来自两个纬度。第一是产品结构,二季度销售的这25.47万辆汽车中,售价明显更高的Model S/X的交付量占比达到6.35%,不但远高于去年同期的0.94%,也高于今年一季度的6.35%。

还有产品本身在涨价。除了中国三月连续N次涨价,美国6月夜上调了部分车型的价格,最高涨幅达6000美元(约合人民币4万元)。

相比收入,特斯拉二季度的成本不太好看。成本增速明显快过收入增速。

其汽车销售成本增速为48.8%,超过了收入增速的41.1%。根据《超源力》测算,特斯拉2022年第二季度每台汽车的平均生产成本为3.99万美元。高于第一季度的3.52万美元,也高于去年第2季度的3.54万美元。

一季度还好好的,为什么二季度成本就压不住了?按照特斯拉首席财务官的说法,这是因为上海工厂停产和闲置产能,对利润率产生了影响。

我们都知道,制造业的营业成本,核心无非三大部分——原料、人工、设备折旧费。如果产品销量不高,那么每件商品被分摊到的固定成本就很高。

上海工厂不必多说,作为产量最大的工厂,停产影响不言而喻。此外,马斯克还吐槽美国得州工厂和德国柏林工厂是“巨大的金钱熔炉”,因为电池短缺和港口问题导致产量难以增加。

目前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的周产量刚达到1000辆,至于德州超级工厂,马斯克表示,这座工厂生产的汽车数量“非常少”,因为这款车采用的是该公司新研制的4680电池,而特斯拉在提高4680电池的产能方面遇到了挑战。

成本快速抬升,拉低了特斯拉的毛利率。

毛利率是反应企业盈利能力的关键指标,它表示每产生1元收入扣除营业成本后,有多少钱可以用于支付经营期各项费用形成盈利。

数据上看,今年二季度特斯拉汽车销售的毛利率已经从上个季度的29.65%下跌到第二季度的25.73%。

马斯克,预期引导大师?

上个季度,马斯克大谈无人出租车(Robotaxi)和机器人项目(Optimus)等所谓战略级项目( 这些内容,马斯克说想放在AIday再细聊 )。

这一季度马斯克的问答相对朴实,但还是尽量给市场正面预期。

具体表现是,很多次问答的后半段,马斯克都会尽力把公司形象摆正。

比如,当有人问马斯克经济下滑是否让特斯拉的订单放缓了?或者是否担心订单下滑。

马斯克和高管的回答,只是“有点影响”,然后马上用大量的篇幅去强调,在手的订单充足。我们的问题主要是产能,定一辆车要一年半载才能交付,产能才是核心问题。“目前还看不到宏观对订单的影响。”

不过如果我们往回倒带,在吐槽完两大工厂是“烧钱熔炉”后的几个星期里,特斯拉就开始逐步裁员,马斯克曾表示,裁员可能会影响到公司10% 的受薪员工。

再比如,有分析FSD的进展如何?AI大神Andrej Karpathy要辞职了,对项目进展有什么重大影响吗?

马斯克开始的回复很坦诚,“因为Andrej自己写了所有的代码,他走了很自然地,事情就陷入了停滞。”

但随后马斯克画风马上转弯,开始介绍软件人工智能团队有120人,他们非常有才华。非常有信心会解决完全自动驾驶的问题, 而且可能会是在今年。

【iDatastar数据星球汇集各行业决策者、产品经理、业务操盘手、投研工作者、投资人、创始人、媒体人、金融人、汽车人等等】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其实正被调查。去年夏天,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开始调查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因为之前特斯拉汽车使用这个技术发生了一系列撞车事故。上个月,美交管局还升级并扩大了调查范围,这是确定该技术是否构成安全风险并应召回的关键步骤。

除了上述话题,马斯克还谈了谈4680电池的进展。

他说,目前围绕4680的,是几十个小问题,这些问题抑制了4680的产量增长。当然,他也透露还有一些更有挑战性的问题,比如给正极一负极材料供电,因为特斯拉正在使用这种革命性的干电极工艺,它有许多未知数必须解决。

但他强调“我们有信心解决这些未知数,但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所以首先要做的就是做好基本的工作,获得高容量和高可靠性,然后在此基础上快速迭代以提高能量密度并降低电池的成本。”

慌什么?慌现金流

今年2季度,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仅为6.21亿美元,这一数据,虽然高于华尔街预测的4.87亿美元,但是相比一季度的22亿美元,数据的暴跌,还是让人有些担忧。

所谓自由现金流,简单理解就是企业的利润中,“可以分掉,但又不会影响企业经营”的那部分现金。

这意味着,自由现金流越多,企业手头其实越宽裕,抗风险性越强

现金流是有杠杆作用的。车厂的商业模式是,在向客户交付车辆时收到现金,但在几周后,向供应商付款时支出。如果交付量迅速增加,会产生大量现金流入,一旦交付被冻住,就会出现相应的大问题。

企业的现金流会像流进沙漠的水,被各种支出迅速吸干。

这也就是为什么2008年到2020年的经济低迷,车厂会特别恐慌。

这或许也解释了为什么马斯克会在6月开始裁员。以及为什么特斯拉在第二季度卖出了比特币。

关于卖比特币马斯克的说法是:

“我们不确定中国的 Covid 封锁何时会缓解,因此鉴于 Covid 封锁的不确定性,最大化我们的现金头寸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我们当然愿意在未来增加我们的比特币持有量,所以这不应该被视为对比特币的一些判断。只是我们担心公司在中国停工后的整体流动性,我们还没有出售任何狗狗币。”

马斯克布局比特币在2021年,当比特币 28,000 美元时披露了 15 亿美元的持有量。到了比特币的价格在 6 月中旬跌破 17,700 美元。

此前《超源力》曾分析过,相比友商,特斯拉已经逐渐建立起抵御竞争的护城河。因为它享有更高的客单价(品牌溢价)、毛利率,以及极地的推广费用。

但哪怕有护城河,如果交付跟不上,日常开支巨大,企业没法获得现金流,还是玩不转。所以,对马斯克而言,近期一切动作的根源,都来自经济的不确定性,疫情的不确定性。

这也应了那句老话,企业经营永远处在两种状态:要么逆水行舟,要么如履薄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超源力”(ID:diandongyihao),作者:李鑫,编辑:悟能,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超多深度研究报告】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