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星球|前有福特后有华为,长安汽车“依赖症”难治

【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与超过5000名行业翘楚共同发掘各行业深度内容】

年过半载,国产老品牌长安汽车2022年上半年的业绩概况也出炉了。

7月15日,长安汽车发布业绩预告,2022年1-6月,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盈利50亿元至62亿元,与上年同期确定的盈利17.29亿元相比,同比增长幅度在189.14%~258.54%。

同时,长安汽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也出现了237.95%~373.13%的预计增长,盈利金额预计达到25亿元至35亿元。这也意味着,长安汽车主业盈利能力的大幅增长。

看起来,在燃油车时代销量和业绩都曾依赖长安福特等合资品牌的长安汽车,在经历系列变革后,面貌正悄然改变,自主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不过,在汽车产业步入新能源时代之际,长安汽车的高端新能源产品寻求华为、宁德时代等外援,在降低自身风险的同时,却又难免再度走上“依赖巨头”的老路。

1、高端电动车落地时刻

2022年,无疑是国产车企的新能源产品迈入高端化的重要年份。在品牌升级、原材料涨价等各种因素作用下,各大汽车品牌的高端化产品正紧锣密鼓地推出,长安汽车亦是如此。

6月25日,在重庆车展上,长安汽车、华为、宁德时代联合发布“阿维塔11”,宣布阿维塔11将于8月8日正式上市,并将于年底实现大批量交付。

(图 / 阿维塔11)

作为长安汽车高端新能源品牌的重要代表,阿维塔从诞生至今虽备受瞩目,但发展并非一片坦途。

早在2017年,长安汽车便与蔚来汽车合作成立了长安蔚来,共同布局汽车智能化、电动化。然而,彼时,还处于创业初期的蔚来自身面临交付难的问题,而长安则面临合资品牌长安福特销量下滑、公司净利润萎缩等问题,长安蔚来项目并无太大进度。

直至2020年6月,长安汽车收购长安蔚来,持股增加至95.38%,蔚来创始人李斌卸任长安蔚来董事长,至此,长安蔚来宣告终结。

在与蔚来的合作结束之后,长安汽车为长安蔚来引入了新的合作伙伴——华为和宁德时代,并在2021年5月20日将长安蔚来正式更名为阿维塔。

与华为和宁德时代的合作迅速推动了阿维塔的项目进度。2021年11月15日,阿维塔在上海进行了品牌全球首发,首款智能电动汽车阿维塔11也正式亮相。2022年3月14日,阿维塔11被列入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第354批)目录,进入产品公示阶段。

作为长安汽车联手华为、宁德时代两大巨头推出的全新高端品牌的首款车型,阿维塔11不仅承载了长安汽车品牌向上、决胜高端电动化的希望,还肩负着其开拓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重任,虽还未交付,但备受外界关注。

6月25日,阿维塔宣布智能驾驶官方名称为“阿维塔智能领航系统”,并全球首发了新一代智能电动汽车技术平台“CHN”(“C”指长安汽车、“H”指华为、“N”指宁德时代)。

据介绍,阿维塔11即基于“CHN”平台打造,搭载宁德时代CTP三元锂电池包,申报续航为680公里和555公里,最大输出功率425千瓦,最快零百加速3.98秒。阿维塔11超长续航版将配备116千瓦时高压电池包,支持750V快充,最大快充速度240千瓦。

要知道,在阿维塔之前,长安汽车在市场上最具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产品是微型车长安奔奔。

(图 / 长安奔奔)

然而,售价不过几万元、主打低端市场的长安奔奔固然缓解了长安汽车的新能源积分压力,也不至于让其落入“无新能源故事可讲”的尴尬境地。但在新能源汽车原材料涨价的大背景下,薄利多销的微型电动车给车企带来的盈利压力越来越重,且微型车并非车市主流,难当支撑车企新能源板块的重任。

也因此,集齐长安汽车、华为、宁德时代“智慧结晶”的阿维塔,不仅对于长安汽车电气化转型至关重要,也备受外界关注。

中信建投曾在研报中指出,阿维塔高端智能电动车基于与华为、宁德时代合作开发CHN架构打造,产品定位高端市场,对标如特斯拉Model Y、蔚来汽车ES6、理想ONE等车型,按95%~40%的持股比例测算,阿维塔2022年对长安汽车市值贡献有望达到1000亿-2000亿元。

随着阿维塔产品逐步落地,长安汽车在股市也上演了一场逆袭之战。

2、股价飙涨的秘密

如今的股市,好故事往往能带来股价的飙涨,“新能源”“科技转型”等概念即是车企股价狂飙的最大动力。

2020年9月26日,长安汽车董事长、总裁朱华荣宣布,长安将从汽车公司转型为科技公司,长安品牌的定位也随之改变——“科技长安 智慧伙伴”。

此后,长安汽车股价开始走上“飙涨之路”:从2020年9月28日的不到14元/股涨到28.38元/股的高点仅用了两个多月时间,与华为在阿维塔上的合作更是刺激长安汽车股价几度涨停。

今年以来,汽车股经历集体回调,长安汽车股价在4月27日一度跌到了8.55元/股的低点,不过,截止7月22日,其股价已回弹至17.59元/股,区间涨幅105.7%。

横向对比头部车企来看,这样的涨幅不仅超越了“汽车自主三强”中的其它两家——吉利汽车和长城汽车,也超越老牌汽车霸主上汽集团和首个跻身“万亿市值俱乐部”的汽车自主品牌比亚迪。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长城汽车和上汽集团的股价都在4月27日跌到了今年的最低点21.35元/股和14.63元/股,截止7月22日,长城和上汽的股价分别报收于35.19元/股和16.34元/股,区间涨幅分别为64.82%和11.69%。

吉利汽车和比亚迪的股价,则是在3月15日跌至今年最低点9.79港元/股和209.43元/股,截止7月22日,吉利和比亚迪的股价分别报收于16.42港元/股和329.62元/股,区间涨幅分别为67.72%和57.39%。

如果说,汽车股的集体反弹得益于一季度销量和业绩的强势表现,以及疫情缓解后主机厂和供应链生产复苏带来的中国车市产销的回升、购置税减征政策等外部因素刺激。那么,车企个体之间的涨幅差异,可能在于各自经营带来的发展预期的不同。

从财报来看,2017年利润开始走下坡路并在2019年陷入巨额亏损超26亿元后的这几年,长安汽车推动了各项改革和出售资产“瘦身”,努力自救,且近两年取得了还算不错的成绩,成功扭亏为盈,让外界看见了其触底反弹的能力。

仅从长安汽车今年一季度报来看,其实现营收345.76亿元,同比增长7.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36亿元,同比大增431.45%,超越了自身2021年全年35.52亿元的利润。

这份亮眼的财报背后,“华为概念”——阿维塔似乎功不可没。

3月11日,阿维塔完成增资扩股交割,长安汽车对阿维塔的持股降至39.02%,仍为第一大股东;宁德时代持股23.99%,位列第二大股东;其余股东还包括重庆承安、两江西证等地方国有资本,以及南方资产、南方工业基金等国有属性的资本管理平台。

增资扩股后,阿维塔由长安汽车的控股子公司变为联营企业,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采用权益法进行后续核算。此举为长安汽车一季度增加净利润约21.3亿元,占其一季度净利润的近50%。

不过,第一季度长安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15.24%,达到22.7亿元,表现仍然可圈可点,意味着其主业盈利能力提升。

然而,长安汽车的逆袭之路背后,隐忧仍存。

3、巨头依赖症

如今,长安汽车正处在发展的拐点。

一方面,燃油车领域,长安福特等合资品牌的发展正复苏,而其自主品牌的产销渐长,品牌力得以提升。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领域,正由低端向高端迈进。在短期内,为长安汽车的业绩、股价增长提供了核心动力。

但不管是在燃油车还是新能源汽车领域,长安汽车都存有“巨头依赖症”,长期发展引人担忧。

众所周知,多年以来,长安汽车业绩、销量都对合资品牌长安福特形成依赖。背靠福特这棵大树,长安汽车赚得盆满钵满。

2016年,长安福特销量达到巅峰94.38万辆。这一年,也是长安汽车的盈利高峰,净利润高达102.85亿元。但此后,长安福特销量开始下跌之路。

2018和2019年,长安福特销量更是两度“腰斩”,2019年长安福特全年销量只有18.4万辆,降幅高达51.3%,在长安汽车各大子公司中降幅居首。

对于长安福特销量大幅跳水,长安汽车董事会办公室人士曾对「子弹财观」直言:“合资模式下,我们完全依靠福特方面的产品导入。福特作为百年企业,有它固有的研发效率,在引入新品方面,没有跟上中国市场变化的节奏,导致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不够快。”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就是2019年,长安汽车由盈利转向巨额亏损26.47亿元。

而这两年,长安汽车业绩的复苏同样离不开合资品牌的销量回暖。

长安汽车年报显示,2021年,长安福特全年实现销量30.5万辆,同比增长20.3%,因产品结构改善、销量上升、材料降本等原因,长安福特利润显著上升,为长安汽车贡献净利润22.84亿元,另一个合资品牌长安马自达则贡献了净利润8.6亿元。

(图 / 长安汽车2021年财报)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这两年长安汽车的自主品牌也在崛起,包括CS系列、逸动系列、UNI、欧尚系列、神骐系列等经典自主品牌车型被推出,并实现比较大的发展。

2021年,长安自主品牌汽车销量175.5万辆,同比增长16.7%。其中,长安乘用品牌、欧尚品牌分别实现销量96.6万辆和22.8万辆,同比分别增长20%和49%。

东方证券研报指出,2021年长安自主板块扣非归母净利(扣非归母净利-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投资收益)为7.28亿元,预计自主品牌已实现盈利。

但在发展新能源汽车上,长安汽车又有重回依赖巨头的老路之嫌。

长安汽车的新能源板块里,阿维塔背靠华为、宁德时代讲故事,对于新能源汽车至关重要的智能化靠华为、动力电池靠宁德时代。

此外,长安汽车还放弃了长安新能源的控制权,通过增资扩股引入外部投资者。2022年3月,长安新能源完成增资,注册资本变更为3.28亿元,长安汽车持股比例由48.95%降低至40.66%。

对此,汽车行业观察人士布清研(化名)对「子弹财经」表示,“在新能源汽车上,长安汽车选择和华为、宁德时代这些外部资本合作,我个人认为这是明智的选择,这对于它减轻资金压力、降低经营风险有积极的作用。”

布清研进一步指出,“国内发展新能源汽车的窗口期可能就这么几年,要让长安汽车在智能驾驶、动力电池等方面都去自研,并在短时间内就达到比较有竞争力的水平,显然是不现实的。”

“发展新能源汽车需要雄厚的资本支持,但近几年,长安汽车内部正推动改革且曾出现巨亏只能无奈剥离不良资产,如果只靠长安自身来推动新能源发展,资金压力是它难以承受的。”布清研说道。

长安汽车2021年财报显示,长安新能源因新能源补贴退坡、销售资源投入加大等原因,导致净利润降低,金额为-27.72亿元。长安汽车在新能源汽车方面面临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在此背景下,依赖巨头或许已是长安汽车不得不做的选择。

然而,华为、宁德时代与长安汽车的合作并非独家。仅目前来看,更被外界认可的“华为概念股”可能要算生产电动车塞力斯小康股份

【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与超过5000名行业翘楚共同发掘各行业深度内容】

,其问界系列车型近期也颇受关注。

而据媒体报道,华为通过Huawei Inside、华为智选、Tier 1等三种模式与车企展开合作。目前,华为与其它车企的合作车型也已陆续落地,除小康股份旗下塞力斯外,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已于7月16日正式开启批量交付,广汽埃安也已与华为达成合作。

4、结语

长安汽车曾一度陷入经营危机之中,在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之后,不管是销量、业绩和股价都出现反弹,目前仍是中国车市中的中流砥柱。

但不管是燃油车时代还是新能源汽车时代,长安汽车对巨头的“依赖症”未曾根治,且从目前来看,其“路径依赖”的毛病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纠正过来,而这始终是其健康发展的忧虑所在,也将影响消费者与投资人对其未来的信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观”(ID:zidancaiguan),作者:许芸,编辑:蛋总,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超多深度研究报告】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