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tastar|定了,Jeep告别国产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意料之外,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18日,广汽集团官宣,正与Stellantis协商有序终止合资公司广汽菲克的经营。这意味着,在中国停产数月的Jeep,正式告别国产。

未来,Jeep将以轻资产的模式,以进口车的身份继续在中国销售。只是,还有多少人会买它呢?

告别国产

市场的传言从来都不会是空穴来风。

过去几周,媒体密集关注Jeep停产事宜,但广汽菲克方面,始终没有给外界一个明确的答复,这其实就已经是个不好的信号。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超多深度研究报告】

Jeep在中国销量迅猛增长之时,广汽菲克为其在长沙、广州建成了两个生产基地,合计整车产能达到32.8万辆,长沙基地还配建了年产48.8万台发动机的产能。

然而,Jeep销量在2017年攀上20万辆的高位之后便持续下滑,到2021年,已仅剩2万辆,产能利用率已不足10%。产能闲置严重,每年都将产生巨额折旧、资产减值等损失,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2021年底,就传出消息,广汽菲克正在启动广州工厂的搬迁工作,要将生产线全部迁往长沙。但超过半年的时间过去,搬迁工作是否完成、何时能完成、长沙基地何时复工,一直没有明确的进展。

从产销数据来看,今年2月之后,广汽菲克就已基本处于停产状态。3-6月,累计生产了两辆车。Jeep在全国的4S店都面临无车可卖的境地,只能靠进口的牧马人苦苦支撑。

18日,靴子终于落地。广汽集团(601238.SH)在其官网宣布,因广汽菲克最近几年持续亏损,且今年2月以来,一直无法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正在协商有序终止合资公司,依法依规处置合资公司相关事宜。公司明确,有关资产减值,已在广汽集团2021年的财报中进行了确认。

这意味着,Jeep正式告别国产,以后将以进口车的身份,继续在中国销售。但是,从国际汽车品牌在中国的发展历史来看,放弃了合资的价格优势之后,谁又能以进口车的高价征服用户?当然,Jeep还有一个牧马人。

亏损不止

就在今年1月,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还因为对广汽菲克的股权问题,闹出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Stellantis要想对广汽菲克的持股从50%增至75%,广汽集团没有松口,那时广汽菲克好像还是个香饽饽。

其实,早些年,Jeep还真的是香。

2009年,它以进口车的身份强势回归中国市场,2010年-2015年,Jeep是在中国销量增长最快的国际汽车品牌之一。

2015年,借助良好的增长势头,Jeep顺水推舟,推进了国产化落地。

当时,中国的乘用车市场仍处于高速增长期,SUV车型的增速更是超过了轿车。

Jeep国产化次年,广汽菲克销量同比大增270.8%,达到14.64万辆。即便在拥有本田、丰田两大品牌的广汽集团,Jeep的表现依旧相当抢眼。

2017年,是Jeep在中国最风光的一年,在仅有自由光、指南者、自由侠三款主力车型的情况下,广汽菲克年销量达到20.52万辆。

2016年-2017年,受益于Jeep销量的迅猛增长,广汽菲克的年收入分别达到240.54亿元和315.01亿元,实现扭亏为盈,且利润持续增长。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没有持续太久。

Jeep产品力的不足,随着销量的扩大而被放大,并在2018年突然爆发。

这一年的央视“315晚会”上,国产Jeep的当家车型自由光,被曝严重烧机油,人送外号称为“机油光”。Jeep还普遍存在各种小问题,被称为“修不好的Jeep”。而且,过去几年Jeep内饰老旧、满满的塑料感,没能跟上流行的趋势。

多种因素叠加,Jeep销量持续大幅下滑。到2021年,广汽菲克的年收入已仅剩38.61亿元。公司总资产从2017年的162.89亿元跌至2021年的86.81亿元,短短几年间,过半资产灰飞烟灭。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广汽菲克已无限逼近于资不抵债。

救不活了?

在Jeep显出颓势之际,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也曾通过多种方式,对广汽菲克提供支持,试图力挽狂澜。

2019年,将Jeep在中国一路带大的功臣“霸道女总裁”郑杰从广汽菲克辞职,之后,该公司经营负责人就如走马灯一样经常变换。

郑杰之后,意大利人蔡迪霓接任广汽菲克总裁。在他的治下,Jeep在中国的销量曾有过单季度的短暂抬头,但终究没能挡住下滑的大趋势。

蔡迪霓的成绩,显然没有让各方满意。执掌广汽菲克不到两年时间,即调回Stellantis集团。

2021年8月,印度人穆安泽临危受命,接替蔡迪霓成为广汽菲克新任总裁。此前几个月,曾在长安福特、林肯、奇瑞捷豹路虎等多家车企任职过的朱恒利,被任命为任广汽菲克副总经理兼公司执委会成员。

然而,无论怎么换人,合资企业中,两方股东在具体问题上和决策上相持不下,成为了无解的难题。比如,在车辆烧机油这个问题上,Jeep反应缓慢,导致问题被持续放大。

人事调整之外,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还通过资金注入,来维持广汽菲克的正常经营。

2020年,两方股东按照持股比例,向广汽菲克各增资5亿元,到当年末,该公司已资不抵债,净资产-3.32亿元。

2021年,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再度支持广汽菲克的振兴计划,合计向该公司增资30亿元,与此同时,广汽集团还向其提供2.5亿元委托贷款。

但是,所有的资金填到里面,就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洞。

也许,关掉合资公司,放弃国产,对Jeep、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都是最好的选择。

这样的选择之下,最受伤的当属数十万中国Jeep车主,等待他们的,将是车辆贬值、保养的不便以及配件、维修等价格的上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范建,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