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tastar讯|量产自动驾驶负责人离职潮,特斯拉华为蔚来三个月内全换

【iDatastar数据星球汇集各行业决策者、产品经理、业务操盘手、投研工作者、投资人、创始人、媒体人、金融人、汽车人等等】

北京时间7月14日,特斯拉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负责人Andrej Karpathy宣布离开,这是量产自动驾驶在短短三个月内离开是第三位代表。在Andrej Karpathy官宣离职前一天,华为自动驾驶CTO陈亦伦也离职了,而更早的4月份,蔚来自动驾驶负责人章健勇也离职了。

上述三位量产自动驾驶负责人的相继离职,又让行业对自动驾驶的量产提出了新的质疑,尤其是作为量产自动驾驶标杆的特斯拉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负责人Andrej Karpathy的离开,让这种质疑更是甚嚣尘上。

从上述三位量产自动驾驶负责人所在的公司来看,行业有这种质疑是正常的,毕竟特斯拉是全球量产自动驾驶的标杆,华为是科技公司转型智能汽车的代表,而蔚来则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代表。实际上,如果把时间拉到更早的2月份,还有理想汽车CTO王凯离职,更早的1月是华为苏菁的离职。

但这些就真的能说明量产自动驾驶要被质疑了吗?自动驾驶的量产,尤其是完全无人驾驶的量产将遥遥无期了吗?

01 量产自动驾驶负责人离职潮

关于自动驾驶的量产,尤其是中国自动驾驶的量产,在2021年下半年开始,就传出了量产进度不及预期的消息,并且是全行业量产进度不及预期的消息。实际上,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进度也不及马斯克的预期。

在2021年4月上海车展前,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在华为和北汽极狐合作的极狐阿尔法华为HI版的试驾活动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在2021年底前,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实现点到点的自动驾驶。

时间已经证明了苏菁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实现。在2021年7月,其本人更因为关于特斯拉自动驾驶的不当言论被任正非签署文件免职,进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在2022年1月,苏菁正式离开了华为,迄今外界尚未知其最终去向。

在2022年2月,中国造车新势力唯一一个CTO——理想汽车CTO王凯,被理想汽车公告称其因个人原因离职,实际上,王凯离职的消息早就在业内传开了,真正的原因是不及预期。值得一提的是,理想汽车宣称旗下所有车型的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完全标配,不收软件激活费也不收订阅费。

在2021年下半年,就传出了蔚来自动驾驶进度不及预期,正在进行团队调整。在2022年4月,媒体报道称蔚来自动驾驶负责人、直接向李斌汇报的助理副总裁章健勇离职,最终去向是在芯片领域进行创业,蔚来资本还投资了。值得一提的是,蔚来自己也团队在设计芯片,模仿特斯拉的路径。

时间来到2022年7月,量产自动驾驶领域再度迎来两大重磅人事变动。

第一个是华为自动驾驶CTO陈亦伦离职,加入了前百度总裁张亚勤在清华大学筹建的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陈亦伦的离职对华为自动驾驶是一个利空,但从产业界到学术界,去培养更多的人才,这倒是对行业发展利好。就不知道培养出来的人才是去美国,还是留在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最新合作的量产车型,问界AITO M7在发布会上并没有过多的介绍自动驾驶功能,有消息称,因为M7并没有搭载华为的自动驾驶功能,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第二个就是特斯拉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负责人Andrej Karpathy正式宣布离职,其实,Andrej Karpathy的离职早有先兆,早在3月份,提出休假的Andrej Karpathy就被认为会离开特斯拉。

量产自动驾驶领域,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失去了至少五位负责人。

02 新人可能有新思路、新突破

实际上,上述自动驾驶负责人的离职,都有各自的原因,这里就不深入讨论了。不同位置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对于马斯克来说,他要的东西Andrej Karpathy拿不出来,即便是工作了5年的老臣子也必须离开,让位给新人。这句话也适用于所有的公司。

问题来了,为什么自动驾驶的量产那么难呢?尤其是中国的自动驾驶量产。

实际上,这和全球行业的发展进程有关。这一波自动驾驶的领头羊,分别是志在完全无人驾驶的Waymo,从L2-L4的特斯拉。Waymo采用了激光雷达的路线,而特斯拉采用了纯视觉的路线,原因很简单,人开车不需要激光雷达,为了训练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算法模型,特斯拉上了超级计算机Dojo。

实际上,自动驾驶的实现,堆砌硬件是减低了软件的门槛。对于马斯克来说,他要的就是要在超级计算机后台+车载大算力芯片+纯视觉实现完全无人驾驶。根据硅谷的用户反馈,现在的FSD Beta在硅谷上下班的点到点自动驾驶已经做得很好。

但是,马斯克要的是完全无人驾驶,要的是提供Robotaxi服务,要的时间进度表Andrej Karpathy不能按时实现,并且屡次让马斯克食言了,不好意思,拿不出来就退位让贤吧。新人上任,可能会有新的思路来解决问题。

至于中国的自动驾驶量产不及预期,这就要回到这一波自动驾驶创业团队的来源。主要是三个来源,百度系、国外系和学术系。实际上,全球自动驾驶都没有进入量产甚至是完全无人驾驶的阶段,也就是说,大家都没有经验,这和以往BAT等公司可以学习国外公司的成功经验不同,整个行业都没有成功经验。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在量产自动驾驶方面,指的是特斯拉AutoPilot的水平,也就是还需要人监管和随时接管的自动驾驶,全球也就特斯拉能够做出来,很遗憾,现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核心团队,已经没有一个华人了,即便是特斯拉汽车电子电气架构的核心层都没有一个华人了,这意味着,中国公司无法通过往常屡试不爽的挖人手段实现。

有猎头朋友吐槽说,挖人都挖到头发白了,现在硅谷自动驾驶华人做到核心层的屈指可数(一个巴掌)。这一点和前几年相比,是大幅度减少了。一方面是因为出来创业的华人多,另一方面和小鹏汽车自动驾驶员工连续被指控偷代码脱不了关系,苹果和特斯拉连续指控小鹏雇员后,入职外国自动驾驶公司的华人,除了被要求签署更多的保密协议外,还有就是没有写在纸面上的接触核心的机会在减少。

自动驾驶不愧是苹果CEO库克口中的人工智能皇冠上的明珠,难度堪比攀登珠穆朗玛峰,这意味着所有参与的公司,包括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科技巨头和造车新势力,还有就是传统车企,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这个行业需要更多的人才注入。

智能网联电动汽车,已然成为全球最火热的领域,有着明确的革命性的机会,任何参与的个人在将来二三十年内都将会收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车智”(ID:invehc),作者:Michael Yuan,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