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tastar讯|自动驾驶太烧钱,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超多深度研究报告】

最近,自动驾驶圈的人员流动有点大。

一边是大洋彼岸的特斯拉失去了AI团队负责人Andrej Karpathy,这边华为自动驾驶系统CTO、车BU首席科学家陈亦伦博士也从华为离职。

而两人的离职口径似乎也有些一致。

Andrej Karpathy表示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目前暂时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但希望能重拾自己对AI、开源和教育长久的兴趣。虽然没有明说,但多少有些想要“做点自己的事”的意味。

而陈亦伦则明确加入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任智能机器人方向首席专家。也就是说,进入了学术界。

无论对华为还是特斯拉来说,失去这两个人都是莫大的损失。

陈亦伦本科及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电子工程系。

2018年,陈亦伦加入华为,担任自动驾驶部门首席科学家,负责感知技术。陈亦伦在任职华为期间,负责华为高阶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设计,而且从0到1主导完成了华为第一代自动驾驶系统的全栈研发。

Andrej Karpathy五年前加入特斯拉,担任神经网络和计算机视觉专家。五年时间内,迅速晋升,成为特斯拉Autopilot团队的重要一员,在特斯拉开发FSD的过程中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随着特斯拉从自动驾驶扩展到更加广泛的人工智能,Andrej Karpathy也成为特斯拉人工智能的高级总监。

在近几年的特斯拉发布会等重要场合,都是他在介绍自动驾驶、机器人和AI技术,可以说就是特斯拉自动驾驶团队的灵魂人物。

【iDatastar数据星球汇集各行业决策者、产品经理、业务操盘手、投研工作者、投资人、创始人、媒体人、金融人、汽车人等等】

原计划特斯拉今年将推出人形机器人和FSD,而如今Andrej Karpathy离职,不知是否会影响该项进程。

在自动驾驶行业,人才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一向口无遮拦的马斯克也在推特上回复Andrej Karpathy表示感谢:“感谢您为特斯拉所做的一切!与您合作一直是我的荣幸。”

Andrej Karpathy与陈亦伦的离职原因都未公布。

一方面,是大佬的离职引发媒体广泛的猜想;而另一方面,是特斯拉关停加州圣马特奥办公室,裁员229人。

余承东也在相关论坛上讲话时委屈吐槽:汽车是华为唯一亏损的业务,是烧钱的游戏,尤其是智能驾驶辅助这一块,华为把整个车业务投入的一万人力70-80%都投资在这个领域。

据外媒报道,特斯拉大规模裁员的圣马特奥办公室主要是负责数据标注工作,被裁的员工主要也是数据标注方面的员工,以小时受薪。

数据标注专员使用软件工具手动标记从特斯拉汽车收集的视频剪辑中的对象。

专员们需要标记常见的道路物体,如车道线、停车标志、交通锥、路缘石和交通信号灯等。标记的数据被输入到人工智能系统中,帮助其学会准确地感知环境。

人工智能系统拥有越正确标记的数据,其性能就越好。

而近些年,特斯拉开发了一种自动化方式来完成部分标注工作。这使其能有效精简劳动力。同时加速其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工作。

Andrej Karpathy去年就表示,大约五年前,特斯拉还在依靠外包业务来标记其自动驾驶数据,但近年来转向了内部。这可以有效提高特斯拉的数据质量。

此前,数据标注员分别在加州圣马特奥和纽约布法罗工作。

而如今,特斯拉又将用自动化标注来代替部分人工标注,关停圣马特奥办公室,将剩余员工转移至布法罗工作。

此举可以帮特斯拉节约大量人工成本。

此前,马斯克曾表示对经济感觉很糟,将会裁减10%的受薪员工。如今,该项计划显然已经在自动驾驶部门落实了。

余承东则表示,华为在车业务的投入非常大,一年花掉十几亿美元,直接投入7000人,间接投入一万人。“我们做零部件,不做整车,其实难度非常挑战的,但是我们在坚持。”尤其是智能驾驶辅助这一块,“我们整个投入的一万人里面的70-80%都投资在这个领域”。很有些我们就是烧钱在为你们车企做嫁衣裳的味道。

负责人离职,大幅裁员,领导人跳出来控诉自己不赚钱,多少都指向,自动驾驶这件事,真的是漫长又烧钱。到如今,人和钱都有点熬不住了。

这一点,从特斯拉完全自动驾驶功能频繁跳票,一众自动驾驶公司始终难以落地,实现真正大规模的商业化上就能看出来。

在全球范围内,作为行业领头羊的Waymo与Cruise好不容易渐渐放开了Robotaxi商业化运营,但不久前Cruise又发生多起事故。

先是其Robotaxi在闹市区聚集造成拥堵,随后又发生事故,造成多名乘员受伤,让原本似乎即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自动驾驶商业化又暗淡了。

而特斯拉的FSD事故频发,再次遭NHTSA审查也让人们不免对其产生质疑。

而国内的自动驾驶公司们,则纷纷在多种压力下转而开始投入L2、L3级别辅助驾驶系统的开发,寄希望于主机厂能为其买单。

人员的变动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行业的不稳定。具体到自动驾驶行业,即意味着落地困难,同时,进一步导致资金困难。

除了特斯拉与华为,在更早的4月,蔚来自动驾驶负责人章健勇也从岗位离职。再往前看,2月理想汽车CTO王凯离职,1月华为苏菁离职。

我们且不讨论为什么自动驾驶落地如此困难,技术、商业、政策各方面的制约已经有太多人探讨过。换个角度,如果自动驾驶开发成本低,那企业也尽可以慢慢来不必着急。

但现实显然是,自动驾驶的研发不仅困难,还无比烧钱。连华为和特斯拉这样的巨头都忍不住要想方设法节约成本。

我们搜索了自动驾驶工程师的人工成本。总体来看,在国内市场上,据“职友集”数据显示,自动驾驶工程师平均工资在30K左右,工资区间最集中的是30K-50K,而履历、能力均出色的人才拿到150W年薪也并不罕见。

具体到不同岗位,我们也搜索了部分公司的招聘信息,详情如下。

在美国,自动驾驶工程师的平均年薪也在23万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156万,而顶尖的人才更是能拿到35万美元以上年薪。

而据业内工程师表示,自动驾驶工程师相关岗位月薪三万左右是起步价,而且招聘时工作经验要求不高,但对算法等技术能力要求较高。

即便如此,人才还供不应求。

另一方面,数据也是自动驾驶开发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诚如前文特斯拉遭裁员的部门,大部分员工从事的是数据标注工作。在整个自动驾驶开发、测试、验证的过程中,有大量此类工作需要人工完成。

例如,仅路测一项,一台车就需要至少一名安全员、一名工程师以及一名监控员,成本已经很高。而为了获得足量的数据,还需要足量的车与测试人员。

后期还需要对数据进行多项处理,又是多名工程人员的成本。

再者,自动驾驶车辆及其相关配置本身的硬件成本也不低。据估算,一台自动驾驶测试车辆的成本基本在20-30万美元左右。

在这样的成本下,如果没有实际的进展与产出,任是盈利再健康的公司也难免体会到资金吃紧的压力。

在Andrej Karpathy之前,特斯拉的自动驾驶部门在短短几年间就经历了多轮换帅。从2015-2016年间Sterling Anderson挂帅,2017年Chris latter仅在岗半年就将位置移交给Jim Keller,2018年后者也离任。

Andrej Karpathy从2018年入职,如今也正式离职,很难说清是Andrej个人有了其他追求,还是马斯克终于又对其领导的Autopilot团队失去了信心。

但对行业来说,仅今年半年时间,就有五名自动驾驶负责人相继离任,显然并不是令人振奋的消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R智驾”(ID:zhinengqiche),作者:黄华丹,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超多深度研究报告】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