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tastar快讯|车圈跳票王再沉寂:迟到的被破产,换不来拖欠的薪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又一家静默许久的新势力车企跳出水面,原因是拖欠员工薪水。

最近奇点汽车因为拖欠工资,被超过150名员工发起诉讼仲裁,从2021年初至今,部分员工被拖欠的工资额度达到20万元

这不是奇点首次因为拖欠工资吃官司。

“去年4月份我们就开始申请仲裁了,2021年底很顺利地拿到法院判决书。”已经离职的奇点前员工陶昕(化名)告诉超电实验室。

裁决书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奇点需要向陶昕支付工资+赔偿金共13万左右,可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奇点汽车是智车优行科技有限公司打造的智能电动汽车品牌,2017年发布首款车型iS6,不过上市和交付时间至今未定,奇点汽车也因此被称为“跳票王”。

7月初,天眼查显示,奇点汽车关联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新增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帝维汽车工程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然而此时的奇点汽车已经风险重重,天眼查数据检测显示,风险总量达到915条,其创始人沈海寅也被多次“限高”。

陶昕和其他奇点前员工,仍看不到拿回工资的希望。

01 讨薪大军养成记

2017年4月,陶昕加入奇点汽车,当时奇点刚发布首款新车iS6,还处在聚光灯的中心。加入公司后,初期的工作氛围很好,奇点就像一个注定要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

大家每天就像打了鸡血,要陪着公司干出一番事业。

新车不断推进内部的测试,以及不断扩张带来的新面孔,都是奇点不断前进的标志。

沈海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侃侃而谈,表示已经完成两百万公里的测试,上市工作已经完善,预计2017年小批量生产,2018年初量产。

一切准备就绪,新车距离交付就差临门一脚。

然而这一脚踹了5年,连新车上市的大门都没有打开。

2018年初,首款车型奇点iS6未能按时量产,沈海寅出面给大家答复称,iS6推迟至2018年末量产上市。不过还没等到年末,公司资金链已经出现了问题

也是在这个时间点,奇点拖欠员工薪资、拖欠供应商款项等新闻开始相继爆出。

“一开始工资是正常发放的,公司出现融资问题后,就开始拖欠了”,陶昕告诉超电实验室,2018年下半年,新车的进度也在延后。

据陶昕回忆到,奇点不发工资的借口和套路也是层出不穷。“分批次给”、“承诺给”,“后来公司都不敢发放纸质材料了,口头做一些承诺。”陶昕说,员工们已经了解公司的套路,完全不信。

有员工把拖薪事件告诉了媒体,曝光之后,公司随即召开紧急会议,称这次事件已经严重影响到公司的融资进程,融资成功才会发放工资

一直到2020年疫情突发,公司将员工工资按40%~60%比例兑换成了期权,2021年。连员工的社保也不按时缴纳了。

2021年2月至4月,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共867.158万元,沈海寅的2075万元股权被冻结,陶昕也是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

辞职的当月,陶昕和一些同事向奇点发起劳动仲裁,在2021年末很顺利拿到的法院判决书上,要让奇点向陶昕支付工资+赔偿金共13万左右,直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超多深度研究报告】

“有同事过去协商,公司也说是分阶段给的,其实谁都没有拿到钱” 陶昕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如果老板还有责任心的话,就先把大家的工资给了吧。”

陶昕不是个例,目前奇点还有上百个“陶昕”在苦等所欠薪资

从去年初开始,奇点汽车拖欠工资的员工数已经达到300人。目前已有近150人向奇点汽车发起了劳动仲裁索要被拖欠的工资。

或迫于舆情压力,奇点汽车采取了梯次发放,有离职员工收到短信称,公司会未来一周内支付1万,剩余部分仍然是需要等到融资完成后才能发放。

02老板决策的锅?

“有一个不合适的管理者,让好的团队也变得一般了。”在陶昕看来,整体工作团队没有问题,大家为工作兢兢业业,主要是“老板的行为让人看不懂”。

为了公司的融资,奇点前员工名为“讨薪人”的用户,在求职软件脉脉上表示,在公司的艰难时刻就算没发工资没交五险一金,大家依旧无偿加班调试测试车辆,为投资商演示PPT。

然而员工的勤奋没有得到回报,在被问及奇点为何走到这般地步时,陶昕毫不犹豫的回答,“老板的问题,他就不会管理。”

老板沈海寅是上海交通大学的自动控制及工业管理双学士,曾在日本待了13年,创建了三家互联网公司,奇点汽车是他的第四次创业。前三次的互联网创业均不错,2013年沈海寅回国加入360,担任副总裁一职。

沈海寅算是IT圈的“名人”。在进军互联网之前,他在一家全球汽车零件部件供应商待过一段时间,这也被他称为是汽车梦的开始。

2017年,奇点发布iS6时,沈海寅在发布会上激情澎湃的介绍这款车,并高调发言,奇点要媲美特斯拉,续航达到400公里,够酷的内饰,智能化水平也很高。

谁能想到这辆“帅到没朋友”的酷车,5年都没能走向市场,这也磨灭了人们对沈海寅最后的期待。

2019年初,沈海寅还非常活跃于社交平台,评论中不乏有“期待”、“加油”等字眼,随后就有人开始骂他为“骗子”。目前他的个人微博在20年6月已经停更,最后的两条微博中均有讨薪者的身影,称奇点已欠自己20万工资。

2015年开始,奇点完成了11轮的融资,到2019年融资金额已超过170亿。

“(170亿)反正没到我们手里,我们也不知道老板在干嘛,他什么事都自己管,也不放权”。这是内部员工对沈海寅的评价。

和其他行业不同,汽车行业拥有最长、最复杂的供应链,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或者管理出现漏洞,都有可能导致企业夭折。

从公开的资料中看到,沈海寅把融来的钱大概放在了投资上,截至2021年,大概80亿元投入奇点铜陵产业基地,进行汽车的测试及投产,50亿元投入奇点汽车株洲基地,用于生产商用车;还有一部门投入奇点苏州相城产业基地,投产小型汽车。

目前情况来看,这三个基地生产状况均不佳,像是都打了水漂

目前奇点汽车的官方微博停留在2021年3月14日,沈海寅本人微博还停留在2020年6月25日,根据网络消息,2020年沈海寅对腾讯汽车回应,提到了所谓的“不会等太久的好消息”。不过至今也没有等到,沈海寅现如今也像蒸发了一样。

03 前途未卜

复盘奇点短暂的发展史,最大的特点就是起了大早没赶到集。

蔚来在2017年12月发布蔚来ES8,在2019年6月进行交付;小鹏2018年1月发布小鹏G3,在2018年12月进行量产;理想2019年4月发布理想ONE,在同年11月进行量产。奇点2017年4月发布奇点iS6后,至今仍未和消费者见面。

“合作伙伴和生产基地的变更,拖延了交付时间。”在2019年未能实现交付之后,沈海寅表示,疫情原因打断了量产的进度。

沈海寅却觉得车子久久不能上市和代工厂有很大关系,整体来说就是,“代工厂的不断调整影响了我们的进程。”打脸来的很快,代工厂表示并不想背锅,称因为奇点资金不到位,进程才会暂缓。

除了融资融不来,产品造不出之外,奇点起死回生路上的绊脚石还有缺人这一项,目前奇点公司总人数仅有几十人,“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在坚持”,已经离职的员工表示,竟然至今还有人相信奇点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虽然奇点汽车并没有像拜腾那样彻底溃败,但几乎所有离职的员工都不看好奇点的未来

目前奇点仍寄希望能够拿到新一轮融资,然而对于目前千疮百孔的公司来说,即便是拿到融资,也很难化解当前的危机。

在鼎盛时期,奇点员工达到一千五百人,然而现在公司在职员工仅剩下几十人。在多重困境之下,奇点似乎很难自救成功

此外,新能源汽车选手已经越来越多,除了蔚小理,小米、百度等科技巨头已经加速快跑。

窗口期稍纵即逝,每位选手也只有一次出牌机会,奇点这位新造车老兵,似乎很难再讲出新的故事。

沈海寅曾说,“我在做梦的时候都在想着造车。”而从现在奇点的处境来看,造车照进现实的可能性并不高。

不过也不排除起死回生的可能,就像复活归来前途汽车,发布前途K20后,官方称订单都2.5万辆了。

你信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超电实验室”(ID:SuperEV-Lab),作者:曹婷婷,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