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资讯|集度“分手”闹剧?李彦宏造车悬念不断

【iDatastar数据星球汇集各行业决策者、产品经理、业务操盘手、投研工作者、投资人、创始人、媒体人、金融人、汽车人等等】

“公司基于业务发展需要而进行的正常调整,集度仍由百度和吉利共同持股,双方所持股份不变,集度CEO为夏一平。”6月30日,集度汽车就股东方之一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退出传闻对外作出回应。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6月28日,集度汽车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关联公司上海华普汽车有限公司退出,百度关联公司达孜县百瑞翔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上升至100%,法定代表人也由夏一平变更为梁志祥。

因此,在集度汽车作出回应前有网友调侃,夏一平在集度最后的露面竟然是在6月8日第一款产品的发布会上。那场发布会令人印象深刻,夏一平以粗糙的动画形象亮相,虽说主角是首款概念车ROBO-01,但动画版夏一平用着不和谐的身体动作一直在强调李彦宏提出的“汽车机器人”这一概念,导致直播间评论区出现了诸多看衰留言,百度方面还一度关闭了评论功能。

即使在集度造车过程中存在感不强的吉利汽车没有退出,在跨界造车这件事上,百度都可以说是姗姗来迟。靠着新概念、新标签,李彦宏还来得及吗?夏一平又该如何坐稳CEO的位置?

01一冷一热

也不怪外界对于集度汽车此次的工商变更存有猜想,认为集度这是被吉利“抛弃”了。原因是在共同成立集度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百度与吉利这两大巨头对于集度的态度可谓天差地别。

资料显示,2021年1月11日,百度集团宣布与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合作,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2021年3月,双方关联企业达孜县百瑞翔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百度关联企业)以及上海华普汽车有限公司(吉利关联企业)共同成立合资公司集度汽车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5%和45%。

彼时,集度汽车共设置了5个董事会席位,除夏一平外,有3位董事来自百度、1位董事来自吉利。这位来自吉利的董事就是浙江吉利控股集团的董事、CEO兼总裁安聪慧。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夏一平曾在采访中称,在百度与吉利的合作模式中,集度汽车作为百度公司旗下企业独立运营,但百度在集度汽车中处于主导地位,整体上负责端到端的服务,无论是软硬件都由百度主导进行,吉利更多的是一个战略合作伙伴与投资方,会在硬件方面配合开展相关工作。

这一合作模式直接造成了“百度热、吉利冷”的局面。在今年6月初集度汽车首款概念车ROBO-01发布前后,百度公司官方微博连发多条内容进行预热、宣传,甚至还搞起了粉丝抽奖活动来造势。在与吉利“分手”传言出现后,百度官方微博也是立即进行了澄清。

反观吉利方面,搜索吉利控股集团的微博主页,仅在6月8日ROBO-01发布会当天转发了一条直播预告,此外再无任何一条有关集度的内容,更多的则是宣传自家“亲生”的新能源品牌极氪。不久前的重庆车展上,华为徐直军、宁德时代曾毓群、长安汽车朱华荣亲自为阿维塔站台。三巨头这么努力,让汽车界看到了阿维塔汇集力量拼杀新能源汽车的决心。

在最新的工商信息中,除了股权变动之外,集度汽车的主要人员还发生了变动,董事列表中仅剩3名百度的高管,夏一平与安聪慧均退出了董事行列。这更加引发大众对于吉利态度的猜测。

不过目前,百度和吉利均表示集度仍由百度和吉利共同持股,双方所持股份不变。这意味着,吉利可能只是更换了持股主体,或者换了合资的“壳”,毕竟与集度汽车相关的公司中除了集度汽车有限公司之外,还有上海集度汽车有限公司、北京集度科技有限公司、集度汽车(香港)有限公司。

02被迫下场

实际上,百度与吉利的合作,也是不得已的结果。

从百度方面看,入局无人驾驶多年,始终没有一个商业化载体是李彦宏心头的痛。李彦宏对汽车市场早有觊觎之心。

早在2013年,百度就启动了“百度无人驾驶汽车研发计划”,4年之后推出了Apollo系统,一个专门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的软件平台。

按照李彦宏当初的想法,Apollo系统就像是汽车界的安卓系统,开放给主机厂商使用,百度自己只做研发。

在2018年时,李彦宏还信誓旦旦表示,百度不会自己造车,“我们不会自己去开生产线、设计发动机、研究流体力学或是工业设计,我们只做我们最擅长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并且开放出来,和所有对无人车有兴趣、有想法、有能力的企业一起来做。”

但是,他低估了向主机厂卖技术以及技术变现的难度,一部分主机厂并不愿意技术主导权掌握在别人手中。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就说过:“与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而今,上汽集团依然保持了这份倔强。当然,是否能走下去,还需要时间检验。

在2021年财报中,百度也提到,虽然Apollo已经与包括来自福特、丰田、长城及比亚迪等汽车制造商的30个汽车品牌合作,但上述产品处于变现早期阶段,收入贡献并不大。

作为百度自动驾驶领域另一大尝试的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商业化进程同样不算顺利。即使截至去年底,百度的Robotaxi服务萝卜快跑已经在8个城市内使用,并在北京、重庆、阳泉的开放道路上开始收费运营,但摩根大通预测,萝卜快跑到2025年才能实现单车盈利。

一番权衡之下,最终李彦宏打了自己的脸,下场造车。

而从吉利方面看,虽然已是自主品牌的销冠,但其在新能源领域的发展一直不尽如人意,本着“多生孩子好打架”的一贯作风,与百度合作多生一个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另一方面,它也有需要变现回血的产品——SEA浩瀚。SEA浩瀚架构历时4年,投入超过了180亿元。安聪慧透露过,SEA浩瀚架构不仅会覆盖吉利控股集团内部的品牌,还包括外部品牌。

目前来看,其尽快收回SEA浩瀚成本的做法就是向集度、富士康等品牌提供技术支持。去年1月,吉利控股集团也曾宣布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共同成立合资公司。这种合作如果要让吉利来操盘,品牌繁多又四处出击的吉利确实也忙不过来。

03翻盘可能?

有观点认为,过去10年是百度不断掉队的10年,而造车是其能否翻盘的关键。

按理说,背靠百度与吉利两位“金主爸爸”,集度汽车必然优秀。从去年1月官宣造车算起,集度汽车仅用了400多天就完成了首款概念车的发布。但是6月初的首秀不仅没能让集度风光无限,反倒引来嘲讽无数。

发布地点选在了百度自家的元宇宙产品“希壤”上,整个过程可以用“魔幻”来形容,以动画形象亮相的夏一平、首个AI数字人车主、虚拟建模的概念车,无不向外界传递着集度汽车想要营造的“未来感”“科技感”。

在介绍首款概念车ROBO-01时,动画版夏一平也多次强调“汽车机器人”这一概念,誓与其他造车新势力区别开来。这是李彦宏提出的概念,他曾多次表示,百度要造的不是车,是汽车机器人。集度研发的汽车机器人将拥有L4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贯穿“自由移动”“自然交流”“自我成长”的三大产品理念。

出乎意料的是,由于动画制作潦草,实际效果大翻车。直播过程中,网友留下了一水的“动画片”“五毛特效”评论,进而开始质疑百度的智能化水平。

与此同时,ROBO-01还遭到了其他新势力品牌的炮轰。比如高合汽车高级传播总监直言看完集度的“动画片发布会”颠覆三观,称ROBO-01各种抄袭,是哪吒的造型、拜腾的大屏、高合的ISD集大成者。

不过,这并没有打击到集度的信心。6月27日,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个人社交平台分享了一段小鹏P5的城市智能导航辅助驾驶内部技术测试视频。

夏一平随即转发并评论了该视频,称“很快就可以和集度的全域融合的自动驾驶PK一下高下了”,话里话外意思就是集度的自动驾驶要比小鹏更高一筹。

结果又引来了网友们的一片嘲讽,认为集度是在碰瓷小鹏,车还没出来就喊着PK。这或许是摆在集度面前最现实的一个问题,虽然公司计划于2022年秋季推出首款量产车型的限定版,并称量产车型与概念车拥有90%的相似度,但新能源汽车赛道早已挤满了竞争者,不是非等你不可,用户也不会再轻易被各种噱头所迷惑。学理想、零跑等等喜欢碰瓷的“前辈”,这条路或许不太容易走通了。

一位参加过集度ROBO-01媒体沙龙的朋友告诉《车圈能见度》,他听完讲解最大的感受就是:“讲得很好,但我不会买。”集度,要想赢得市场,需要做的工作确实太多了。这一番造车,对李彦宏来说难言轻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车圈能见度”(ID:CarVisibility),作者:月橼,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