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星球|威马汽车资本局:亏损174亿换来月销2千,沈晖拿走公司三成收入?

【iDatastar数据星球汇集各行业决策者、产品经理、业务操盘手、投研工作者、投资人、创始人、媒体人、金融人、汽车人等等】

核心提示:

1. 威马近三年累亏174亿元,亏损最严重的2021 年,威马向管理层支付了17.5 亿的薪酬,其中,总薪酬的72%,也就是12.6亿元落入了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手中。

2. 在 交表后的3个月,威马一共卖了6000辆车,其中6月卖了2268辆,7月、8月分别卖了2000辆车辆。按威马车型18万-20万元均价来算,平均每卖一辆车倒贴18万元。

3. 沈晖擅长资本操纵,威马汽车100亿融资中,其中有70亿是借款。百亿融资拉高了公司估值,也同时拉高了沈晖夫妇的身价。按当前份额计算,沈晖夫妇身价达140亿元。

威马汽车,曾和理想、蔚来、小鹏并称造车四小龙,也是其中唯一一个还未上市的车企。6月,科创板上市碰壁之后,威马第二次对上市发起了冲击。

上市交表没能提振其销量,交表后的3个月,威马一共卖了6000辆车,其中6月卖了2268辆,7月、8月分别卖了2000辆车,而叫得上名字的造车新势力车企,月销量基本都在其5倍以上。

近日,威马汽车业内罕见的低迷销量、高额亏损和大额高管激励之间的反差,将其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亏损与激励

威马汽车目前的财务状况极不乐观。过去三年,威马汽车的亏损呈现逐年上升。威马汽车2019-2021年的净亏损分别为41.45亿元,50.84亿元,82.06亿元,三年累计亏损174.35亿元。

作为一家新势力车企,威马的亏损主在哪部分?从研发费用方面来看,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威马汽车的研发投入分别为8.93亿元、9.92亿元、9.81亿元,三年间几乎无变化,占营收比例由50.7%降至20.7%。

相比之下,2021年蔚来汽车研发投入45.9亿元,小鹏汽车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研发投入41.1亿元,理想汽车研发投入为32.9亿元。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范黎波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威马汽车的钱几乎没有花在研发投入上。

2021年是威马公司亏损最严重的一年,这一年,公司亏损了82亿元,但是高管们却赚得盆满钵满。

有传言威马向管理层支付了17.5 亿的薪酬,其中,总薪酬的72%,也就是12.6亿元落入了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手中,占威马同年收入的近三成。

不过,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指出,年薪12亿可能属于误读。

“这是科技类企业根据自己所设定的上市目标所规定的一种激励手段。相似的激励手段其实并不罕见,2018年小米上市的时候,小米董事会给雷军奖励了一笔高达99亿元的股权激励,其目的是为了奖励雷军为上市所做的贡献。2014年京东上市,董事会奖励了刘强东4%的公司股权,约合41亿元。”

他指出,这种奖励却不是那么容易拿的,需要在上市目标完成之后,并且还要完成一定的附加目标才能够拿到的奖励,这意味着,这笔钱看上去多,但需要多年分阶段才能拿到。

一般上市前,公司会实施股权激励计划,相当于定下对赌。如果CEO没有达到预期目标,那么就无法解锁对应的股权。同理,完成预期目标才能逐年解锁所有权。

“根据香港的财务会计制度的要求,以及阶段性的规则,会将其预先记录到2021年的账上,但是并没有发生实际的支出,未来是否支出其实关键看其设计的目标是否达到。”

2021年3月,理想汽车也制定了2021年最新股权激励计划,授予CEO李想约1亿股、15.9亿美元的期权,但前提条件是实现年交付量目标。当理想汽车的销量分别达到50、100、150、200、250、300万辆时,李想才可以分批获得这些期权。

威马汽车并未在写明股权激励计划的同时明确要实现的目标,在公司亏损这么严重的情况下,威马为什么给了沈晖如此高的股权激励?拿到奖励需要完成哪些重要目标?凤凰网科技就以上问题与威马汽车取得了联系,截至发稿,威马汽车暂无回应。

“资本运作”能解困局?

没有造血能力的威马只能靠融资止血。

2016年8月,威马获得了A轮融资,金额高达10亿美元;2017年,获红杉、腾讯、诚通基金、五矿资本B轮融资;2018年10月获得红杉、钜派投资、线性资本、百度、腾讯投资等机构30亿元人民币融资;2020年9月,威马完成总额100亿元D轮融资,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百度与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继续参与,湖北长江产业基金、苏州昆山产业基金、湖南衡阳国有投资平台等国有产业投资者也悉数入局。此外,还包括芯鑫、紫光、红塔集团、雅居乐等投资机构。

超强的融资能力,离不开其创始人沈晖。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向凤凰网科技表示,沈晖尤其擅长资本运作。加入吉利汽车后,沈晖带领团队完成了中国汽车工业史上最大一笔海外并购——收购瑞典汽车巨头沃尔沃,并负责重组沃尔沃全球的治理架构。

“我是最能调动国际资源的,没有人可以像我一样拿起电话就能和通用CEO、CFO直接对话的”,沈晖对自己调动资本的能力也从不掩饰。

凤凰网科技获悉,2020年威马完成的总额100亿元D轮融资中,其中有70亿是借款。凤凰网科技向威马汽车求证了这一消息,截至发稿,威马暂无回应。

电讯盈科也在威马D轮融资投资人之列,这家公司背后是香港首富李嘉诚二公子李泽楷。李嘉诚、李泽楷父子二人分别持股0.51%和 1.42%。范黎波认为,李嘉诚投资的项目在港交所不通过的概率较低,他们的投资也是威马汽车赴港上市最有利的条件之一。

范黎波告诉凤凰网科技,港股的IPO审查要严于A股,威马汽车近年来连年亏损及与吉利的巨额商业纠纷,很有可能危及威马此次IPO。“与美国和国内对新能源、智能科技概念汽车的热烈追捧不同,香港资本市场对于该领域向来理性得多,即使是小鹏、理想这种选择在港股二次上市的新势力明星股,也难免上市首日破发窘况。”

上市是实现股权变现的第一步,目前,后起之秀零跑汽车已经敲钟在即,哪吒汽车的上市之路也相对顺畅。威马汽车正面临现金流吃紧、造血能力孱弱、失血严重、舆论反弹等多重风险,董事长沈晖若想将12.6亿股权激励拿到手,还充满着诸多不确定性。

当然,股东们也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网科技”(ID:ifeng_tech),作者:张浩然,编辑:任清,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超多深度研究报告】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