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星球|威马创始人“年薪12亿”引争议,新能源车老板们谁薪酬最高?

【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行业数据和报告共享平台】

26日,加华资本董事长宋向前发文怒斥威马汽车累计亏损超过八十多亿,竟然公司董事长兼CEO拿了12.6亿元的天价年薪待遇,并且其个人收入占了公司营收的30%以上。

宋向前表示,希望威马汽车不是“害群之马”,不要带崩了新能源车和中式创业。他还称想请威马汽车和当事人好好解释下其中逻辑,或许其中有不为人知的苦衷与内情。

一石激起千层浪,“威马创始人年薪12亿”的说法迅速引发网友关注,相关话题阅读量超过三千五百多万。

这也让部分网友产生疑虑,如今中国新能源车企竞争激烈,“天天喊烧钱,难道全都烧到个人腰包里了吗?”

同时,前不久,零跑汽车通过港交所IPO申请,成为继蔚来、小鹏、理想后第四家在港上市新势力车企。

今天,在求证威马汽车创始人收入的同时,不妨也与这几家造车新势力做个对比,看看哪家最“抠门”。

威马汽车三年累计亏损超170亿

威马汽车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上海,公司名称取自德语世界冠军,是造车新势力成员之一。目前,共宣布推出W6、EX5-Z、E.5、EX5、EX6 Plus以及Maven概念车等数个车型。

2021年10月至2022年3月,威马汽车完成D轮融资,募集5.96亿美元,投后估值为70.4亿美元。今年前八个月,威马汽车累计交付新车约2.9万辆,同比增长41%。

不过,威马汽车很难称作一家“经营有方”的公司。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收入分别为17.62亿元、26.71亿元和47.43亿元;年内亏损分别达到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近3年亏损累计174.3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亏损40.44亿元、42.25亿元和53.63亿元。

再来看下“蔚小理”以及零跑汽车三家情况。

2019年至2021年,蔚来汽车收入分别为78.24亿元,162.58亿元和361.36亿元;净亏损分别114.13亿元,40.16亿元和45.70亿元。

2019年至2021年,小鹏汽车收入为23.21亿元,58.44亿元和209.8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36.92亿元,27.32亿元和48.63亿元。

2019年至2021年,理想汽车收入分别为2.84亿元,94.57亿元和270.1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4.39亿元,1.52亿元和3.21亿元。

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车收入分别为1.17亿元,6.31亿元和31.32亿元;净亏损分别为7.3亿元,8.7亿元和28.7亿元。

虽然“蔚小理”以及零跑和威马汽车相比,都属于连年亏损,这么看有点五十步笑百步的意思,但是整体上威马汽车亏损幅度确实要比其他三家更严重。

威马汽车创始人年薪真的12亿吗?

根据威马汽车招股书显示,威马汽车共有11名董事(含4名独董)。公司以袍金、薪金、退休福利计划供款、酌情花红、房屋津贴以及其他实物利益支付薪酬。

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向董事支付的薪酬总额分别为998.7万元,2248.3万元和17.5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威马汽车2021年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就高达17.32亿元。

引发此次争议事件的则是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的具体薪资。招股书显示,威马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主席沈晖2021年总薪酬达到12.62亿元,其中包含薪金及花红201.1万元和限制股份或购股权开支12.60亿元。2021年,沈晖总薪酬占到董事薪酬的72.3%。

不过,2019年和2020年两年,沈晖薪酬中并不包含限制股份或购股权开支,仅含薪金及花红。分别为145.6万元和161.8万元。

这么看来,威马汽车沈晖年薪12亿的说法其实不能算错,但在进一步解释这件事之前,先来看看其他几家车企高管收入吧。

威马沈晖年收入是何小鹏的800多倍?

企业高管薪酬主要有分红和派息、基础年薪以及股权激励几个方面,目前,几大造车新势力尚未实现盈利,因此没有分红和派息。

那么,高管的收入源自基础薪资和股权激励,其中,又属股权激励为大头。

首先是零跑汽车。

招股书显示,零跑汽车有7名董事(含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和3名监事。公司以袍金、薪金、退休福利计划供款、酌情花红、房屋津贴以及其他实物利益支付薪酬。

2019年至2021年,公司已付或应付董事及监事薪酬总额分别为201万元、4648.9万元和6578.4万元。

招股书也披露了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朱江明的具体薪酬。

2021年,朱江明总薪酬为954.6万元,其中年薪为166.7万元,股份付款为779.5万元;2020年,朱江明的薪酬为4648.9万元,全部为股份付款。

其次,小鹏汽车。

小鹏汽车财报显示,公司有9名董事8名高管,同样以袍金、基本工资、住房公积金、津贴及实物福利、退休福利计划雇主供款及酌情花红等方式支付薪酬。

2018年至2021年,董事薪酬总额分别为344.3万元、1214.8万元、4.4亿元、1492.6万元。小鹏在财报中还透露,公司目前有一项长期激励计划,即2019年股权激励计划,并入账列为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

2020年至2021年,小鹏汽车分配至经营开支的股份支付薪酬开支分别为9.96亿元和3.8亿元。

2021年,小鹏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执行董事长何小鹏总薪酬为135.2万元,其中包含基本工资、住房公积金、津贴及实物福利101.4万元,酌情花红33.1万元。

最后,再看看理想汽车。

理想汽车财报显示,公司有董事8人、高管4人。以袍金、薪金、津贴及实物福利、绩效奖金、股份支付薪酬费用和退休金计划供款等方式支付。

并且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均为2019年股权激励计划及2020年计划的合格参与者。2018年至2021年,理想汽车董事薪酬总额分别为520万元,550万元,0.644亿元和0.92亿元。

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想2021年总薪酬为150.4万元,其中薪金、津贴和实物福利137.4万元;2020年的总薪酬为171.4万元。

股权激励方面,李想参与了理想汽车2021年股权激励计划的“首席执行官”奖励。李想可购买108557400股B类普通股,行权价格每股14.63美元,上市后按照一比一基准转换为A类普通股。

首席执行官奖励被分为六份,需要于任何连续12个月内车辆交付总数分别达到或超过50万辆、100万辆、150万辆、200万辆、250万辆及300万辆才能获得。

不过,根据理想方面公布的销量来看,2021年,理想汽车总销量为9.05万辆,而2022年1至8月累计交付7.5万辆。李想距离拿到“首席执行官奖励”还很遥远。

蔚来方面,蔚来汽车并未在财报中公布高管薪资,仅表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蔚来以现金方式向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支付合共约310万美元。

不过,蔚来汽车财报中披露,公司创始人李斌于2018年3月1日被授予了1500万股蔚来汽车期权,行使价为2.55美元/股。

如果以目前蔚来汽车17.64美元股价计算,能够获利2.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95亿元。

基于上述信息,将几家车企创始人收入由高到低排列的话,则有:

2021年,威马沈晖年薪12.6亿元;零跑朱江明954.6万元;李想150.4万元;何小鹏135.2万元。

按照这样计算,威马沈晖年薪竟然是何小鹏的800多倍!

年薪12亿说法正确吗?

严格来说,威马沈晖年薪达到12亿元的说法其实并不准确。

招股书上明确表示,这12亿元收入绝大部分是“受限制股份/购股权开支”,并不是沈晖实际收入。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位业内人士解释称,沈晖这12.6亿元的薪资是他薪水和受限制股份收益两方面组合。受限制股份为非现金性质,不是实际的现金支付,会有严格的执行标准。只有公司实现上市后沈晖才可能拿到这笔钱。

该业内人士进一步介绍称,按照香港资本市场的逻辑和财务会计制度要求,沈晖的股份收益是未来可能会发生的收入,并没有实际支出。这一般是公司为了推动高管为实现某个目标做出贡献而设定的激励手段。

有很多博主同样发文解释了,只有威马成功上市,沈晖才能兑现这十多亿激励。还有分析称,即使威马成功上市,沈晖也不一定能真的拿到12亿。因为这要取决于威马经营表现,如果其股价一泻千里,照样可能什么也拿不到。

其实,就和其他车企设置股权激励计划一样,这12亿也是一种股权激励。那么,对比“蔚小理”等车企的股权激励金额的话,威马这12亿元看上去也并不算高。

威马冤不冤

实际上,公司上市之前给高管发股份激励的操作很常见。例如2014年京东商城上市以及2018年小米集团上市,刘强东和雷军都获得了股权激励。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那这是否说明今天沈晖被质疑有点冤呢?

回头看威马的财务数据,过去三年,威马累计亏损达174.35亿元;2019年至2021年,公司销售成本达到27.89亿元,38.35亿元和66.9亿元。

之所以大家对沈晖拿12亿不满,主要是因为威马汽车表现实在难堪。所谓“实力要和地位匹配”,如果没那个实力,却要享受天价薪酬的地位,自然引发大量质疑。

在招股书中,2021年威马行政费用暴涨57%,达到27亿元。公司解释称,行政费用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有向管理层成员授予股份奖励导致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大幅增加,以及向C+系列境内投资者支付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

开源节流,降本增效是眼下大部分公司都在实施的策略。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市场,更应该注意每一分钱花在哪里。尽量减少过高的无谓支出。

极高额度的物质奖励,应当是推动高管带领企业腾飞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比如马斯克能成为首富,就离不开特斯拉高标准的股权激励计划。

2012年起,特斯拉董事会为马斯克制定了股权激励十年计划。只要马斯克完成设置好的公司市值目标和车辆生产交付目标,就可以根据完成情况获得对应股权。

2018年,特斯拉董事会在马斯克完成第一个十年计划后再次制定了第二个股权激励十年计划。同样,马斯克只要完成各项指标,就可以获得一定奖励。

要知道,这些目标并不简单,以第一个十年激励计划为例,马斯克要全部完成就需要让特斯拉市值从32亿美元增长到超过432亿美元,而全部完成的奖励是5%特斯拉股份。

所以,沈晖被大家质疑,一点不冤。公司业绩表现不好,尚未登顶市场,如果仅成功上市就能坐收12亿,属实令人不满。

而沈晖作为创始人,应当以身作则,集中力量办大事,尽早实现盈利目标,否则即使成功上市,又能走多远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言财经”(ID:sycaijing),作者:DorAemon,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与超过5000名行业翘楚共同发掘各行业深度内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