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tastar讯|威马“失速”上市求解,诸事缠身沈晖觅渡?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威马汽车的标签——新造车“四小龙”、资本宠儿,或是销量下滑、自燃锁电,还是亏损超百亿、被迫“流血”上市?

时间如果回到两三年前,答案会是第一个。威马汽车甫一面世便在一众新势力中最先拥有生产资质和自主生产基地,2018年即实现量产交付,2019年上半年登上新势力销量榜冠军宝座。

而今,威马正在滑向后面两个并不乐观的选项:月销量不足5000辆、自燃事故超10起、“锁电门”刷屏网络、近3年亏损174.35亿元、冲刺科创板失利、重启IPO“闯关”港交所……

无论威马创始人沈晖再怎么说“新能源赛道是一个长期的赛道”“现在上半场头15分钟都没有打完”“谁胜谁负还不知道”,毫无争议的是,威马已经“掉队”了,表现在多方面。

沈晖曾夸下很多海口,包括“新势力TOP3威马必占其一”“一年交付10万辆”等。而今,沈晖却格外低调。来自老东家吉利的官司,也在扰乱着这位掌门人的心神。

01 光环加身

要说新造车圈的“流量”都有谁,沈晖肯定算一个。

与李斌、何小鹏、李想不同的是,他是传统汽车人出身,曾供职于菲亚特,2007年时便已经是菲亚特动力科技中国区首席执行官、菲亚特集团中国副总裁,其间成功牵线菲亚特与广汽集团,并成立合资公司广汽菲亚特。

不过,沈晖职业生涯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一段经历,还数供职吉利和沃尔沃的那几年。2009年,受到李书福邀请,39岁的沈晖加盟吉利,带领团队完成了中国汽车工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海外并购——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汽车。

并购重组后,沈晖又负责沃尔沃欧洲及美国董事会及高管团队的重建,主导沃尔沃汽车在中国市场落地。在他的带领下,沃尔沃5年内建成了2座整车制造厂、1座整车研发中心和1座发动机制造厂,并建立起完善的经销商网络、本地化供应链体系,使中国一跃成为沃尔沃全球最大和最盈利的市场。

当时的沈晖,在接受采访时直言自己喜欢挑战,并已为此做好准备。“我原来在菲亚特工作挺好的,就看你是喜欢比较舒服、高薪和稳定,还是愿意冒一定风险而将来回报更高。”或许那个时候,冥冥中就已注定,他还会继续冒险下去。不可否认,这恰恰也是创业者具有的可贵品质。

2014年底,沈晖离开了吉利和沃尔沃,开始创业,中途以“博泰”联合创始人的身份短暂出现过。到了2015年,正式创立威马,致力于智能电动车领域产品研发及价值链构建。在这前一年,蔚来、小鹏已经创立,同年理想也横空出世。

传统车企出身的原因,沈晖讲究“稳扎稳打”。比如选择自建工厂,沈晖认为只有自建工厂,才能从源头控制产品品质。所以他先是在温州投资建厂,然后通过控股中顺汽车的方式获得汽车生产资质,后将这一资质转移至其温州自建工厂。2018年3月28日,首批威马EX5量产车在温州工厂试装下线。截至目前,威马有两座工业4.0标准的工厂,分别是位于温州和黄冈。

虽然自建工厂很烧钱,但沈晖的稳健风格起初反倒更受资本青睐。有消息称,在2016年得知沈晖创业后,复星集团郭广昌第一时间乘坐私人飞机赶赴威马成都研发中心考察,随后便给出投资意向书。除了郭广昌之外,早期的投资者中还有百度、红杉基金、腾讯投资等头部VC。

后来的故事讲得也算顺利。量产之后第二年,也就是2019年,威马汽车前半年以8536辆的交付成绩(上险数)获得新势力第一,全年累计销量16876辆,排名第二,仅次于蔚来。

基于这个成绩,2020年1月,沈晖在个人微博上和美团的王兴打了个赌,称威马一定会是中国未来造车新势力TOP3之一,自信满满地反驳了王兴之前“TOP3将会是理想、小鹏和蔚来”的观点。那时候,沈晖信心满满。

02 急速落下

如果说2019年是威马汽车辉煌的一年,那么2020年就是它出现转折的一年。这一年,威马宣布要登陆科创板,却迟迟等不来好消息,年底销量盘点也被挤出前三行列,至今未能翻盘。

冲刺科创板失利原因虽然无法明确得知,但业内普遍认为与其科技含量不足、财务数据不理想等因素有关。最新的招股书显示,威马在研发投入上相对保守。2019年至2021年,研发投入分别为8.93亿元、9.92亿元和9.81亿元,占同期营收比为50.7%、37.1%和20.7%,占比呈逐年下降趋势。

从专利技术来看,科创板对于企业拥有的发明专利等格外看中,新势力在这块是较为薄弱的。毕竟,一些新势力有些技术来源就来自于特斯拉等公开的专利技术。另外,汽车行业也是无比烧钱的行业,很难短时间实现盈利。

早在2019年,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就表示造车新势力“不值得投资”。他认为,“科创板虽然可以接受亏损的企业,但并不代表要为大量‘烧钱’才能生存的企业‘供血’,这与科创板的初衷并不相符。”

至于销量失速掉队,则主要是由于产品竞争力被冲淡。相比其他新势力,威马车型较多,却没有形成“多生孩子好打架”的局面。

威马第一款车EX5于2018年9月底开始交付,当年交付量为3844辆,虽然一个月交付量平均下来只有1000多辆,但在当时已经算是佼佼者了。要知道小鹏2018年全年的交付量还不足500辆,哪吒也才1000多辆。

而到了2021年,随着竞争对手们逐渐发力,形势出现大逆转。小鹏P7当年的交付量超过了6万辆,哪吒V交付了近5万辆,威马EX5却只有2.4万辆。即使加上后来推出的E.5、W6和EX6车型,2021年威马累计交付量也才4.4万辆,同比高达96.3%的增长。然而,由于其他新势力增速更迅猛,威马委屈地排在新势力榜第五位。

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7月,威马的销量是4563辆,排名继续下滑至第七位,其中E.5卖出了3141辆,W6卖出963辆,EX5只有459辆。反观哪吒、零跑、小鹏、理想和蔚来,7月销量都在1万辆以上,赛力斯汽车也达到了7908辆。

以往威马汽车官方微博在每个月的第一天都会公布上月数据,这也是业内其他品牌的共同做法。但《车圈能见度》注意到,今年以来,威马仅在1月1日公布了去年12月的数据后,此后未再公布销量数据。

沈晖本人同样低调了很多,不再动不动就和友商比拼,曾经夸下的海口也不再提起。沈晖越来越低调的时候,威马还陷入了一系列漩涡中。

据不完全统计,威马首款车面世至今,至少被曝出11起自燃事故,仅去年12月就被曝出4天内连续发生3起起火事故。随后,今年年初,大量威马车主集体向威马发出律师函,抗议威马为掩盖电池连续自燃的安全缺陷,减少召回带来的损失,对车辆电池私下进行了锁电操作。

沈晖本人很爱在微博上点评各种汽车相关事件,对于威马的自燃、锁电等质疑却始终保持沉默。这种态度,消费者也看在了眼里。要想成为优秀的企业,更应该去直面这些汽车企业难以避免都会遇上的问题,坦然面对更容易积攒口碑。

03 上市补血

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一样,威马现在是卖一辆亏一辆。摆在沈晖面前更大的难题,是如何填补威马汽车的巨额亏损,上市融资是一个好方法,科创板不行,那就换港交所。

6月1日,威马在港交所主板递表,海通国际、招银国际和中银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威马在招股书中说,公司运营需要大量资金,如果未能按可接受条款获得充足融资,则可能对公司的业务与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有多需要钱?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总营收分别为17.62亿元、26.71亿元和47.43亿元;年内亏损分别达到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近3年亏损累计174.3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亏损40.44亿元、42.25亿元和53.63亿元;同一时期,毛利率分别为-58.3%、-43.5%和-41.1%。

对比来看,同样是在今年上半年在港股递交上市申请书的零跑汽车,近3年亏损分别为9.01亿元、11亿元和28.46亿元,累计亏损48.47亿元,还比不上威马一年的亏损额。蔚来、小鹏、理想2021年净亏损同样低于威马,分别为40.17亿元、48.63亿元和3.22亿元。当然,小鹏汽车现在的烧钱,也特别厉害。2022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为44.02亿元。新势力在烧钱这块,确实个个都很“优秀”。

钱都“烧”哪里去了?除了逐年减少的研发投入之外,还有高昂的销售及营销开支,2019年至2021年分别达到9.02亿元、9.21亿元和9.85亿元,占同期营收比分别为51.2%、34.5%和20.8%。可见,2019年和2021年,威马的销售及营销开支甚至高于研发投入。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威马已经累计融资高达350亿元,远高于IPO前的“蔚小理”,但由于持续亏损不断烧钱,手上现金捉襟见肘。截至2021年末,威马流动负债总额已经达94.7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41.56亿元。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没办法,为了“活下去”,威马开始到处借钱。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威马的借款分别为24.20亿元、64.10亿元和99.53亿元。今年4月,威马又向银行借入两笔贷款,本金总额10亿元,用作营运资金。

在招股书中,威马提到,公司位于黄冈和温州的制造工厂部分物业已被抵押,若拖欠相关借款且贷方强制执行抵押,可能生产会受到重大影响。

手里没钱,友商们又相继上市,这是威马着急在港股寻求上市的原因。不过,当前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追捧热情已大幅降温,蔚来遭做空机构“狙击”,小鹏遭摩根大通场内减持,上市后的日子过得并不算顺畅。没有真功夫和抗击打能力,上市后也容易挨锤。毕竟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

另外,威马上市的招股书里,也披露了潜在的风险。招股书披露,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威马汽车作为被告与吉利集团存在若干正在进行的诉讼。其中一项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中,吉利集团指称威马汽车侵犯其商业秘密,申索赔偿约人民币21亿元及其产生的相关诉讼费用(商业秘密纠纷)。在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的其余诉讼中,吉利集团主张拥有威马汽车所持有的27项注册专利及两项专利申请的所有权,并向威马汽车申索赔偿约人民币116万元及其诉讼费用。

当年沈晖人离开吉利后,曾经多次公开表示,李书福是自己的“恩师”。然而,生意场上,没有亲情只有利益。一系列的案件,什么时候落槌,都在影响着市场和投资者对威马的信心。

创业不容易,生死往往一线,威马能走进桃花源迎来柳暗花明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车圈能见度”(ID:CarVisibility),作者:月橼,本站仅作分享使用,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与超过5000名行业翘楚共同发掘各行业深度内容】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