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资讯|Uber前高管爆料:“我们就是违法了”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前不久,一组泄露的机密文件揭示了全球网约车巨头 Uber 在积极的全球扩张过程中藐视各地法律、违反当地税法、欺骗政府当局、对司机采取暴力以及秘密游说政府的内幕。这篇文章来自编译,作者在文中具体介绍了这次泄密文件中涉及南非、印度、尼日利亚和俄罗斯等四个非西方国家的幕后故事。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图片来源:CNet

今年七月,全球网约车巨头 Uber 前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政策主管、首席说客马克·麦克甘(Mark MacGann)向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披露了 12.4 万份机密文件,这些文件记录了该公司于 2013 年至 2017 年期间在全球市场空前扩张背后的种种行径,其中许多做法都涉嫌违反各地法律和税务规定。《卫报》随后与国际调查记者联盟( ICIJ )联手合作,将这些文件共享给了包括《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在内的 42 家国际媒体机构。

据这些文件,仅 2016 年,Uber 在游说和公关方面的预算就高达 9000 万美元。文件还详细记载了这些预算如何在暗中为全球各地政客、政治寡头以及监管机构提供优步乘车折扣、“超高级” 午餐、免费政治竞选工作、竞选捐款以及其他礼物和福利,有的情况下甚至还违反了当地法律。

自文件曝光以来,已经出现了若干有关泄密内容的报道。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整理了这次泄密文件中最引人注目的发现,其中主要涉及 Uber 在南非、印度、尼日利亚和俄罗斯等非西方国家的运营。

南非

据《华盛顿邮报》七月的一篇报道,在计划扩大南非业务的同时,Uber 清楚地知道,其所使用的有关策略会增加司机的人身风险。文件披露,Uber 强迫司机接受现金支付,并逐步降低司机的佣金,以促使司机延长工作时间,同时还逼迫司机接受遭抢劫和袭击风险较高地区的订单。

最初,Uber 通过向注册司机提供补贴并承诺更好发展前途的方式,在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Cape Town)和南非经济文化中心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吸引了许多失业和未充分就业人士在其平台注册成为网约车司机。据《华盛顿邮报》那篇报道,2015 年的一份管理文件显示,Uber 进入约翰内斯堡市场后,仅 14 个月就实现了盈利,这也是 Uber 在美国以外地区实现盈利最快的城市。不久后,Uber 在开普敦也实现了盈利。

但到 2015 年底,由于 Uber 已成为许多司机赖以生存的营生途径,该公司毅然决定将佣金抽成从 20% 提高到 25%。

一名曾通过 Uber 提供网约车服务的司机告诉《华盛顿邮报》,相比刚注册 Uber 时获得的收入,他在 Uber 注册后第三年的收入下降了 70% 左右。很多情况下,他每小时收入都不到 1 美元。在南非,许多司机都是通过与 Uber 达成合作关系的当地银行申请贷款来买车,这导致他们债务缠身,不得不继续通过 Uber 提供服务并按时还款。

除了开车赚钱变得越来越难之外,通过 Uber 提供网约车服务产生的人身风险也在与日俱增。 2016 年,Uber 在南非推出现金支付服务,以吸引下载使用 Uber 应用但没有绑定储蓄卡或信用卡的用户使用其网约车服务。然而,这一举措却导致抢劫案激增。犯罪团伙在知道 Uber 司机每天有现金收款的情况下,故意通过 Uber 打车,然后对司机实施抢劫。

事实上,Uber 也非常了解允许现金支付将会给司机带来人身风险。就在推出现金支付服务的两年前,Uber 还以给司机带来风险为由游说南非政府,要求禁止打车服务使用现金支付。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多名曾经因抢劫被殴打、甚至住院的原 Uber 司机。据其报道,在 2016 年和 2017 年,由于 Uber 的商业战略非常有效,在南非市场大获成功,这也惹怒了当地原有的出租车司机群体。他们开始绑架 Uber 司机,甚至还点燃了几辆 Uber 专车,烧车的时候司机仍在车内。在这些事件中,一名 Uber 司机还因烧伤而不治身亡。

Uber 在给《华盛顿邮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Uber 现在允许南非司机拒绝接受现金支付,他们还在应用内设计了一个呼叫紧急服务的按钮,并且还实现了让司机更加透明化地了解乘客目的地等有关信息。

在开普敦市区驾车行驶的 Uber 司机。图片来源:Barry Christianson

印度

泄露文件还包括 2014 年在印度首都新德里(New Delhi)的一起司机强奸乘客的案件信息。该事件当时也引发了当地群众对 Uber 的抗议,当地政府也因此在随后七个月时间里叫停了该软件服务。据《印度快报》(The Indian Express),Uber 不断将该强奸案的责任归咎于印度政府及其营业许可制度,而非自身审查制度。

Uber 时任欧洲、中东、亚太和非洲地区的高级副总裁尼尔·沃斯(Niall Wass)表示,“我们一切工作均严格遵守按照印度当地有关法律规定。但很显然的是,印度当局对司机营业许可申请的审查好像不够充分,该强奸案的被告还存在被控强奸的案底,德里警方在审查过程中并没有发现这些问题。”

Uber 前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一度对另一位高管表示,该案可能是 Uber 在印度最大网约车竞争对手 Ola 的“蓄意破坏”。Uber 还私下获取了这位强奸案受害者的医疗记录。这位受害者后来起诉 Uber 诽谤,理由是其公开暗示此案是为损害其公司声誉而捏造的虚假事件。

在这起强奸案过后,Uber 承诺在印度的每一台 Uber 专车上都安装一个“紧急按钮”。但据《印度快报》报道,该承诺从未履行到底,印度许多 Uber 专车上仍然没有安装此按钮。

据《印度快报》等多家媒体报道,Uber 还研发了一项命名为“停止开关”(kill switch)的关键技术,Uber 旧金山总部可以通过该技术远程切断全球任一 Uber 分公司对其内部系统的所有访问权限,印度也是 Uber 部署该项技术的国家之一。据泄露文件,该公司曾多次在全球各地运行该技术,当遇到突袭检查时,他们就会通过这项技术阻止地方当局或监管机构访问公司内部文件和有关信息。

2014 年印度强奸案发生两个月后,Uber 新德里办事处遭到了当局的突袭检查。Uber 一位名叫罗布·范德沃德(Rob van der Woude)的高管在一封电子邮件描述了事件经过。

“我们在印度所做的工作,就是让当地城市团队尽量同心协力,将一切责任都归咎于其位于荷兰的母公司。例如,每次遇到当地团队被要求提供相关信息时,我们就会切断他们的访问权限,让当局人士看到,就算当地团队愿意配合,他们也无法获取任何有用信息。同时,我们也会引导当局与荷兰母公司代表展开进一步沟通。”他写道。

Uber 发言人吉尔·黑泽尔贝克(Jill Hazelbaker)在给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一份声明中写道:“Uber 并没有可以阻挠全球各地监管调查的‘停止开关’。自 2017 年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担任 CEO 以来,也从来没有研发过这样的技术。”

在印度市场,Uber 没有遵守当地信用卡交易法,也存在逃避缴纳服务税费的行为,尽管该公司与印度央行在内的监管机构始终存在各种矛盾与冲突,但 Uber 高管并没有放弃在印度市场的业务推广。Uber 亚太业务前负责人艾伦·佩恩(Allen Penn)在 2014 年给印度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拥抱混乱。这即意味着,你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2014 年,当印度丑闻曝光后,Uber 前全球传播总监奈里·胡尔达建(Nairi Hourdajian)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写道:“我们之所以会时不时地遇到各种问题,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的确违法了。”

尼日利亚

据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报道,当面临尼日利亚等地方监管机构的避税指控时(特别是涉及百慕大和开曼群岛等避税天堂的有关税务操作方面),Uber 总是会将问题焦点从公司营收转移到司机纳税问题上。

2012 年,Uber 在完成企业架构重组后,包括新德里、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Lagos)、伦敦等全球数百个运营城市的客户付款都会流向一家在荷兰注册的名为 Uber BV 的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大部分营收都将汇入 Uber 在百慕大(当地不征收企业所得税)设立的空壳公司。

由于这些金钱中途都流经荷兰,导致全球各地的税务官员都难以追查当地 Uber 司机的纳税义务。据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其获取的有关电子邮件显示,Uber 高管曾指使地区经理与地方政府讨论鼓励或要求 Uber 司机依法纳税的“解决方案”,以此转移打击 Uber 自身逃税行为的注意力。

据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尼日利亚办事处一份 2016 年的业务备忘录显示,这一策略最后证实行之有效。一位高级政策专员写道:“我们会见了拉各斯税务当局有关代表,他们对我们在确保(司机)纳税遵从方面所做的努力表示赞赏,并将工作重点从调查 Uber 的‘逃税’行为转移到共同确保(司机)纳税遵从上。”

国际企业税务责任与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Corporate Tax, Accountability and Research)估计,仅 2019 年,Uber 在全球企业税务申报过程中的避税金额就高达 5.56 亿美元。

俄罗斯

Uber 从 2013 年开始进入俄罗斯市场,希望在俄罗斯人口最多的十几个城市站稳脚跟。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为了达成这一目标,Uber 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身边的政治寡头建立了亲近关系,并且在游说活动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是 Uber 在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合作伙伴之一,莫斯科当局曾要求所有 Uber 专车统一使用黄色车身,而该银行成功帮助 Uber 规避了对这项要求的履行义务。

该行首席执行官赫尔曼·格雷夫(Herman Gref)曾担任过俄罗斯经济部长,他把 Uber 推介给了莫斯科市市长。2016 年,Uber 前 CEO 卡兰尼克到访俄罗斯,在与政府官员和科技高管共进豪华晚宴时,他就坐在格雷夫的对面。

2016 年初,Uber 从投资公司 LetterOne 获得了一笔 2 亿美元的融资,而该投资公司是由俄罗斯政治寡头彼得·埃文(Petr Aven)和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共同创立的。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LetterOne 公司还与 Uber 达成了一笔未公开的 5000 万美元的交易,具体是以认股权证的形式达成的。认股权证是一种证券,它可以让 LetterOne 公司能够以更优的价格购买 Uber 股票,作为交换,LetterOne 也将帮助 Uber 在俄罗斯实现增长。虽然 LetterOne 相关人士均否认曾直接向政府游说该项目,但有关泄漏文件显示,Uber 高管在对外邮件中声称,他们在莫斯科成功获得运营协议,离不开 LetterOne 公司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的帮助,并以此表达了对他们的感谢。

LetterOne 还帮助过 Uber 与俄罗斯国家杜马的走廊议员达成了一份价值高达 65 万美元的合同。该走廊议员的主要任务,是推动杜马通过一项限制地方当局对出租车行业行使监管权的法案。考虑到走廊议员可能会采取的一些手段,Uber 也在这份合同中明确要求进行反腐败培训。不过,这项法案最终并没有在杜马获得通过。

2017 年,Uber 与其在俄罗斯最大的竞争对手 Yandex 签署了成立合资企业的合同,这标志着 Uber 进入俄罗斯市场行动的结束。虽然《华盛顿邮报》澄清说,当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 Uber 违反了制裁规定,但在俄罗斯发起对乌克兰军事行动后,Uber 之前在俄罗斯的相关人士现在大部分都受到了美国和欧盟的制裁。

译者:俊一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