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tastar快讯|大赚80亿后,“宁王”要守擂了丨焦点分析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查看超多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文丨彭苏平

编辑丨李勤

宁德时代再次展现了对下游的超强议价能力。

8月23日,公司在2022年半年报中披露: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29.71亿元,同比增长156.32%,实现归母净利润81.68亿元,同比增长82.17%。

短短三个月,局势被一举扭转。

去年以来,原材料碳酸锂价格暴涨,宁德时代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23.6%,“宁王”神话一度被质疑。

“毛利不保”的质疑声中,宁德时代慌了。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亲自出面,向投资者们表态:二季度将涨价。

但二季度任务完成后,曾毓群没有再出现在8月23日晚间的电话会上。公司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蒋理代为介绍,随着价格调整陆续落地,以及对一季度有一定的价格追溯调整,二季度公司毛利率有所恢复。

作为动力电池领域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一向被整车厂视为“座上宾”,尽管合作条件严苛、产品价格相对偏高,但一直以来,争取到宁德时代的稳定供应还是各大整车厂的心愿。这种不太对等的关系,给了宁德时代调整价格的底气。

一个月前,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还忍不住“吐槽”,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汽车成本的40%-60%,并且还在不断增加——“那我现在不是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事后曾对此谦虚回应,宁德时代也只是“在盈利的边缘上挣扎”。但这一回应显然没什么说服力,最新财报一出,更是具象地表明,宁德时代过去建立的产业链地位相当稳固,以至于在上游价格承压时,可以如愿将压力传导到下游。

但即便强如宁德时代,这样的压力传导过程也并不轻松。早从去年下半年起,宁德时代便开始酝酿对下游涨价,但一直到今年第一季度,新的价格协议都未能在大范围铺开,以至于一季度公司“爆冷”录得个净利润下滑,直到今年二季度,大部分动力电池客户才“基本完成价格调整协商”。

博弈从未停止,也不会停止,被切走利润蛋糕的整车厂更不会不为所动。

【数据驱动决策,报告解构行业–iDatastar数据星球】

车企掌门人公开呛声之外,越来越多的整车厂正在“逃离”宁德时代。过去一两年来,广汽、蔚来、小鹏等多个宁德时代的重要客户纷纷开拓新的选择,不但扶持了不少二线电池供应商,甚至还亲自下场自研、自造电池——宁德时代将短期的涨价压力顺利传导到了下游,但这一举动也不可避免地加快了车企们“逃离”的步伐。

市占率常年盘踞第一的“宁王”,不得不面对守擂的局面。

强势涨价

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宁德时代价格涨得虽不痛快,但成效显著。

根据蒋理的介绍,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开始与客户协商价格调整,大部分动力电池客户二季度价格调整协商已基本完成,因此二季度的财务状况有显著反馈。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达到了18.7%,比起第一季度的14.5%回升明显。

毛利是市场关注的核心指标之一,这直观地展示了一家公司产品或业务“增值”的水平,而且它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公司的盈利能力。在毛利率增长的同时,宁德时代当期的管理、研发等费用控制得当,公司在二季度才扭转了净利润下降的格局。

宁德时代是如何涨价的?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曾提及此事:“4月份开始和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签署了新的协议,也就是电池成本和原材料价格去联动,原材料价格会影响电池价格,目前看二季度的成本上涨比一季度更高。”

整车厂的成本便是电池厂的收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近1130亿元,同比增长156%,其中动力电池系统实现营业收入791亿元,同比增长160%。

价格上涨是支撑营业收入增长的有利因素。有行业人士向36氪透露,从去年底到二季度,原材料涨幅在40%左右,像比亚迪以及二线梯队电池公司一般给车企的涨价幅度在30%,“自己也要担一些”,但是宁王更为强势,即便对一些核心客户,给出的涨幅也到了35%。

相比于价格的上涨,销售规模上的提升同样重要。蒋理表示,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销量超100GWh,二季度环比一季度有所增长。

具体的增长幅度不得而知,但仍可从装机量上得到参考。根据 SNE Research报告,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71GWh,连续5年位列第一,并且市占率达到34.8%,比去年同期还提升了6.2个百分点。

涨价、销量扩大,让宁德时代毛利拉升立竿见影。但涨价的余波不容忽视。

“宁王”进入守擂阶段

二季度重新回到“量价齐升”的通道,宁德时代仍然是这个领域显而易见的王者。但眼下,“不留情面”的涨价之后,“宁王”所面临的挑战可能也会进一步加大。

车企的“出逃”正变得司空见惯。近期,据36氪了解,蔚来的新品牌“阿尔卑斯”已经施行了开放的动力电池采购策略,标志性的动作是,与中创新航和比亚迪弗迪电池等确定了电池供应合作意向。

作为宁德时代的大客户,蔚来很早就为将来的电池供应铺好了更多道路。今年年初,蔚来、小鹏、理想三家造车新势力联手投资了电池生产商欣旺达,与此同时蔚来还亲自切入了电池研发的赛道,李斌今年4月透露,其电池团队规模已经有400人左右。

而在蔚来之前,小鹏已经率先在宁德时代之外开辟了更多供应商,包括中创新航、亿纬锂能等,其投资入股的欣旺达更是备受器重,据了解,小鹏即将上市的旗舰车型小鹏G9便会使用欣旺达的高倍率电池,在某一车型版本中欣旺达的供应份额会超过50%。

宁德时代迎来了同行们的强势“踢馆”,尽管上述多个订单还未真正落地,但“宁王”的绝对领先位置已经动摇。

数据显示,在电动汽车迅猛发展的国内市场,受比亚迪纯电车型销量增长的带动,比亚迪旗下弗迪电池的市场占有率提升,宁德时代的市占率却缓缓下跌。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宁德时代在国内的市占率为47.6%,而去年这一数字还是52.1%——对于宁德时代来说,4.5个百分点,足以形成切肤之痛。

从长期来看,宁德时代很难一直把控着国内动力电池的供应,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步培育成熟,不少二线甚至三线的电池企业会迎来再次起飞的机遇,加上更多车企自研、自产电池,宁德时代也面临着被更大范围替代的风险——即便这些车企自研的电池短期内尚难落地,这也能够为它们后续与宁德时代谈判争取更多筹码。

宁德时代不是没有回应。

就在数周前,宁德时代发布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公告,宁德时代创始元老、副董事长黄世霖出于个人事业考虑,申请辞去副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和副总经理职务;周佳辞去总经理职务,成为公司副董事长;董事长曾毓群亲自兼任总经理。

有知情人士透露,曾毓群上任总经理后,很快就启动行程,拜访了小米集团、理想汽车等关键客户。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也在加强产能和质量控制的护城河。

半年报显示,宁德时代当前的动力电池系统产能154.25GWh,产能利用率超过80%,同时有100GWh的在建产能。作为龙头老大,宁德时代在产能上的优势依然显著,虽然各个厂商都公布了激进,甚至超过宁德时代的扩产计划,但就有效产能看,“宁王”依然位居首位。

在质量控制上,36氪了解到,除了在电芯质量上推行PPB(十亿分之一)级的失效标准,宁德时代对电池包也开始推行PPM(百万分之一)级别的标准。

除此之外,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也在大幅增长,2022年上半年,公司研发费用投入为57.7亿元,同比增长106.5%,占总收入约5%。一经发布,就收揽理想汽车、哪吒汽车等订单的麒麟电池,就是宁德时代大力度投入研发的成果之一。

不过,在宁德时代的三元方形电池主战场之外,还有快充电池、4680大电池、磷酸锰铁锂电池等等新的技术方向——围绕结构和原材料,动力电池的下半场“战争”已经打响——而这一次,“宁王”的先发优势已经没有那么明显。

【加入iDatastar数据星球(www.idatastar.cn),与超过5000名行业翘楚共同发掘各行业深度内容】

0
分享到: